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流亡心態的政府

流亡心態的政府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王思為   
2010/11/02, Tuesday
        拿破崙曾說:「稅不過是借來的錢,它來自於人民,就該歸還給人民。」不過中華民國的政府官員們對於稅的認知顯然有獨到見解,認為人民的血汗錢不過是讓自己堆砌政績的合法銀彈,砸起錢來毫不手軟,一旦預算花不夠就輕率地抬出凱因斯理論大幅舉債,反正不見棺材不掉淚,在壓垮政府財政的最後一根稻草出現之前,沒有人在乎政府如此債留子孫對國家未來發展究竟有著怎樣的嚴重危害,大家只關心那位被逼到最後需要還錢的倒楣鬼是不是我。討好選民、拉攏樁腳的選舉支票一張接著一張開,經費支出一個比一個龐大,然而政治人物對於選民卻沒有任何還債的壓力,選民也從未要求執政者儘速償債,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奇特搭配,簡直是世間少有的絕妙組合。

 

        也就是在這種花納稅人錢不痛不癢、用稅金拚自己選舉的惡質習性與淺碟式民主文化底下,中央政府預算赤字屢屢破表,馬政府執政二年半以來債務淨增加一.三兆,明年還要舉債四千多億,中央債務餘額逼近法定上限不說,再加上「潛藏負債」計算後政府總負債高達十九兆元的天文數字,造成台灣從上到下每人平均揹債超 過八十萬。審計部在「九十八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裡明白指出中央政府負債四兆五千多億元,在舉債不增、歲收不減的前提之下也至少要六十二年才能夠還清。不過即便政府寅吃卯糧的財務窘態至此,各個公部門單位還是花錢如流水、追加歲出預算的海派行徑一如往常,北縣鄉鎮公所還被踢爆吃相難看,儼然是「前方吃緊、後方緊吃」的翻版。

        正當吾人見到歐美先進國家皆忙著大幅降低政府公共支出、裁減公務人員名額、進行國債瘦身、甚至為了貫徹退休制度改革而政府必須面對強大的社會壓力之際,唯獨中華民國政府從中央到地方都沒有人對國家債務破表的問題感到緊張或焦慮,持家的財政部長李述德甚至還認為「財政狀況相當穩 定」、「中華民國財政是全世界最好的」、並屢屢以舉債「建設造福子孫」作為抵擋外界批評的擋箭牌,因此我們看到台北花博、建國百年、溫水游泳池,隨便一件都有數十億到百億的規模,政府用錢的豪情與氣魄彷彿還活在股市上萬點的經濟盛世,顯然不認為這一根根債務稻草會造成不良影響,又配合上台灣民眾的心臟都這麼強,真是另類的台灣奇蹟。

        俗話說債多不愁,正如大家常聽到的一個笑話:「當你欠銀行一百萬時,是銀行擁有你;當你欠銀行一百億時,你就擁有銀行。」不過這個笑話裡沒提到的,是當你擁有銀行時,通常就要流亡的開始。難道我們的政府準備好要流亡了嗎?

最後更新 ( 2010/11/02, Tues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