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司法真是「烏魯木齊」

台灣司法真是「烏魯木齊」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0/11/12, Friday

重新執政後的國民黨各種「奧步」,由於五都選舉的鳴槍開跑,為謀拉抬一蹶不振之氣勢,遂在「二次金改」宣判無罪後,由馬英九親自賜宴司法界首長,並發表不合時宜的談話,旋即引發高雄地檢署馬上簽發傳票傳詢陳菊,而最高法院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對「龍潭案」三審定讞!同步在北高兩地投下政壇震撼彈,動作之大,真令朝野各界大開眼界。

 
有關陳菊被國民黨指控怠忽職守或瀆職,本是茶壺裏風暴一樁,檢調單位按理應會放緩腳步偵辦,大可比照北檢處理「花博」慢半拍模式,完全沒必要在選戰開打前夕淌渾水;但因昔日頂頭上司的老長官馬英九已公開表態,遂隨之起舞而軋上一腳,結果是惹了一身腥!而最高法院更是赤裸迎逢旨意,不但刻意挑選阿扁被特偵組羈押兩週年「紀念日」補上一槍予以三審定讞,還對判扁無罪的地院審判長周占春施以回馬槍,真是左右開弓拍馬屁的經典之作。
 
司法在普世價值中,被公認為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然對國民黨高官而言,林洋港在司法院長任內係祭出「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要求各界對司法操守堅信不移;但從昔日法務部長蕭天讚涉入「高爾夫球場弊案」、乃至於多位法官在最近的「正己專案」中連環爆被囹圄繫獄,顯見阿港伯「皇后貞操」之說根本就經不起考驗,反而是當年執政黨秘書長許水德之「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論調,才是一語中地的道出台灣司法生態與原貌,且在國民黨重新執政後變本加厲,因為黨主席馬英九曾當過法務部長,比林洋港、許水德更清楚門道,所以才讓外界見識到當前司法界高度配合場景。
 
事實上,在最高法院施出「扁案」殺手鐗或高雄地檢署祭出「程咬金」式的約談陳菊之前,司法界的若干動向便已讓人怵目驚心,姑不論「花博」已從科長辦到市府秘書長,只差臨門一腳便可克竟全功,使得坊間仰頸以待的弊案竟在臨界點破功,讓各界所冷嘲熱諷的「從地瓜葉到拉法葉都會貪」之氛圍因而煙消雲散。但,弊案畢竟「凡是走過必會留下痕跡」,特別是攸關「動搖國本」之拉法葉案,即使特偵組在最近不再上訴涉案將領及高階軍官,致被外界解讀成「愛國」表現,因為該案如依檢方具體求刑雷學明十四年、以及康世淳十二年、王琴生和程志波各十年徒刑成案,則將影響到法台間的「拉案」商務仲裁官司,因為我國之所以打贏官司,迫使法方賠償高達八億六千一百萬美元的違反「排佣條款」代價,主要是切割台灣軍方並未「內神通外鬼」;設若這些主導購艦者被判有罪,勢必衝擊到法方不服商務仲裁而再度上訴的官司結局。
 
因此,特偵組對「拉案」中備受爭議的雷學明等人放棄上訴,卻又對亡命海外的汪傳浦家族、以及迄今仍在軍監服刑的郭力恆採取雙重標準追究,誠令外界搞不懂台灣司法尺寸的拿捏何在?難不成為了顧及八億多美元的商務仲裁賠償,便可知法玩法「認錢不認人」得公然大放水?然而,徵諸陳菊與阿扁的當下際遇,完全凸顯「辦綠不辦藍」之一面倒情形,台灣司法真是「烏魯木齊」至極。
最後更新 ( 2010/11/13, Satur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