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綠營首要是整合

綠營首要是整合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林保華   
Friday, 18 January 2008

綠營在立委選舉中慘敗﹐原因非常之多﹐檢討是必須的﹐但是不要陷入無止境與無意義的爭論之中。有的問題﹐例如選舉制度﹐目前也無法改變﹐能夠改進的﹐就是綠營自己能掌控的內部問題﹐包括團結與策略。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團結﹐因為沒有團結﹐就制定不出一個好的策略﹔即使有好的策略﹐也沒有好的團隊去執行。段宜康在敗選後表示失敗要由全黨負責﹐就是避免相互推諉責任﹐加深綠營的分裂。段宜康還表示﹐目前首要任務應由謝長廷負責整合﹔這個意見也是正確的﹐因為不管謝長廷是否兼任黨主席﹐由於他是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他最清楚該怎麼做對選舉有利。

二○○○年國民黨下台﹐是因為黨的大分裂﹔這次綠營慘敗﹐雖然分裂可能並非最重要原因﹐或者看不出太明顯的痕跡﹐但是我們也看到﹐如果不是綠營公開的分裂﹐至少還可以多拿幾個席位。而這以前﹐一些綠營重要政治人物揚言要教訓民進黨﹐不去抨擊國民黨而專門攻擊民進黨﹐受傷害的是整個台灣﹐自己又得到了甚麼﹖而初選所造成的傷痕﹐也影響對選舉的參與及投入﹐而所謂“含淚不投票”這種說法﹐換來的非常可能是未來綠營的血淚﹗

為甚麼有這些不顧大局﹐甚至是為自己黨派與個人私利﹐或者僅僅是意氣之爭而不惜玉石俱焚的言行﹖根本原因是不論是執政的民進黨﹐還是作為台灣民主推手的綠營﹐遠沒有完成轉型的過程﹐不但是民進黨沒有完成向執政黨的轉型﹐整個綠營離開現代民主政黨也還有相當距離。其中的一個重要表現就是格局不大﹑心胸不開闊﹐缺乏包容與聽取不同意見的海量﹐只考慮一個黨﹑一個派系﹐甚至僅僅是自己的利益。探討其根源﹐還是“去中國化”不夠﹐這裡指的是中國式的小農心態﹐只看到自己的一小塊田地﹐或者一個家族﹑一個村子的範疇﹔而西方民主的發展﹐已經是機器大生產﹑全球性貿易的產物。但是即使中國﹑香港﹑台灣的大企業﹐也往往還是家族式的控制﹐而不像西方跨國公司﹐有的已經找不到老闆﹐只有管理階層﹐考慮問題自然與家族公司有不同。當然台灣的進步要一步一步來﹐但是看到這個差距﹐就不能對台灣的民主有自滿的傾向。
正因為這個局限﹐不論政務還是黨務﹐人事更替頻繁﹐一定要安排“自己人”才放心﹐不明白做大事者必須用人唯才﹐把別人的人才收為己用﹐才是高手﹐才能完成大業。同樣考慮問題﹐不是眼鼻子底下的事情﹐而是考慮全黨﹑全台灣﹑兩岸關係﹐乃至全球﹔這樣﹐就不會只考慮自己的烏紗帽而謹小慎微﹐該講的話都不敢講﹐該做的事不敢做﹐徒具“執政”空名﹐而敢於做事的﹐就被“槍打出頭鳥”而遍體鱗傷﹐久而久之﹐都變成不敢做事的庸人﹐害國﹑害黨﹑害人﹑害己。

格局大了﹐從整個戰略考量﹐不只是往前衝﹐而且走一步就考慮好後面的兩三步﹑三四步﹐還會考慮到此路不通後應該做出的必要退卻﹐為了更好的前進﹐就如下棋。而不是只知往前衝﹐衝到頭破血流為止。希望這次的教訓﹐使綠營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是台灣人民的衷心期望。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