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阿彌陀佛,如此人品

阿彌陀佛,如此人品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筱峰   
Tuesday, 07 December 2010
        上週我的專欄〈黑金槍擊案打出政客的卑劣格調〉一文,是在案發翌晨趕寫的,後來案情出現更多疑點,我未及掌握更新資訊。果然拙文登出後,接到民主前輩洪朝枝老師來信指斥我對案情的理解太膚淺。洪前輩的斥責,我欣然接受,因為此槍擊案背後案情確實不單純,恐非僅止於「黑金」。好在拙文的主旨不在分析案情,而是在痛斥藍營政客及「名嘴」利用槍擊案嫁罪民進黨的惡行。不論案情如何撲朔迷離,可以斷定此案與民進黨毫無關係,但民進黨卻要承受最大傷害。這就是那般政客與「名嘴」炒作政治的效應。

 

        我上週文章所列舉的那些「嫁罪於人卻又罵人卑劣」的真正卑劣之徒,有李、邱、趙、吳、郭等人。有讀者對我反映,我所舉的人物還不夠,還有演員方某、藍委盧某,尤其還有那位背叛綠營轉靠藍營的名女人,也都含血噴人。

   

        上述政客及「名嘴」的卑劣言行,這一週來都已被昭彰了,我不再贅言。惟獨其中我漏掉的那位名女,我有必要藉本週專欄稍作補遺。

     

        這位名女,路人皆知。惟其人品,則非尋常路人所能及。三一九阿扁遇刺時,此女編造「奇美小護士」謊言,擾亂社會視聽,至今還未交代清楚。此次槍擊案她又大開金口,她說此案發生,馬英九呼籲支持者冷靜,蔡英文卻要國民黨為治安負責,可見兩黨「人品」不同。她完全無視於眾多藍營政客正藉此案栽贓嫁罪民進黨。在野黨被栽贓,已夠倒楣,還要在人品上受其侮辱!天地倒置如是、是非錯亂至此!天底下哪裡再去找這樣的奇女子?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這位奇女子竟然好意思談「人品」?我忍不住要檢視一下其人品了。

   

        先從這位奇女子自己填寫的一份「家庭背景」資料表說起。一九九一年七月十八日此女加入民進黨。在填寫入黨資料時,「家庭背景」資料表上的父親欄她這樣填寫:「太久未聯絡 忘了」;母親欄內她填寫「不敢回憶」;配偶欄則寫:「族繁不備載」。這份資料表有明文印列:「本人認同民主進步黨綱領,志願服膺黨章之規定,履行各項義務。所填資料如有不實,願受黨紀制裁。」民進黨當時已明白楬櫫台獨主張,此女不可能不知道,她入黨後也以「建國妖姬」見稱。

   

        後來她開始背叛台獨而投靠中國陣營,在電視上經常吹捧專制中國,連中國蓋條高速公路多快,台灣則多慢之類的幼稚話都出來(以其聰明,她不會不知道中國在屠殺圖博人、東突人、迫害人權的效率也很快;建造世界第一條高速公路的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效率也很快),其投機性格於此可見。而將自己父母寫得如此不堪,更非一般人品所能為。民進黨既然規定黨員所填資料「如有不實,願受黨紀制裁」,當年竟能通過這種人品入黨,今天深受其辱,可說自作自受矣!

        至於形容自己的配偶「族繁不備載」,則可謂據實以報,考諸此女曾在電視上津津樂道「女人的乳房,是女人跟男人、跟社會關係的一個工具」,若合符節。雖說男女事純屬個人隱私,毋庸他人置喙,但是將之謄於入黨申請書,公諸他人,未免驚世駭俗。奇怪的是,既然配偶族繁不及備載,既然其乳房是社交工具,那麼當年李昂寫《北港香爐人人插》時,她卻對號入座而指責李昂在諷刺她。如此人品,竟敢以人品論人,阿彌陀佛,上帝耶和華,饒了我們!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