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慨談劉曉波與吳淑珍際遇

慨談劉曉波與吳淑珍際遇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Thursday, 09 December 2010
        「沒有人性,哪有文學?

 

        這是一九七七年爆發「鄉土文學論戰」時,國民黨喉舌的彭歌與御用詩人余光中,在圍剿本土作家王拓等人時所祭出之標題。由於這場文壇爭論引爆的時空背景,正是蔣經國準備全面接班之際,部分外來族群深恐「催台青」政策推動的結局會斷其仕途,因此發動筆戰圍剿所謂「工農兵文學」,危言聳聽大叫《狼來了》!搞得當年台灣文化界突然籠罩入清算的氛圍中。

 

        類似的場景,其實也曾在中國上演過,此即毛澤東為鞏固岌岌可危地位,遂透過「四人幫」爪牙批鬥吳晗的《海瑞罷官》作品,從而掀起腥風血雨的「文化大革命」,不僅將國家主席劉少奇下放飲恨而死,連鄧小平及彭德懷等人也慘遭鬥垮鬥臭厄運,致使中國竹幕內部生靈塗炭、哀鴻遍野,足足讓中國倒退一、二十年之久,迄今仍讓老輩中國人難以走出「文革」陰影,可見共產黨泯滅人性的作為,影響後世至深且鉅。

 

        台灣的「鄉土文學論戰」與中國「文化大革命」,都是兩岸在波瀾壯闊的民主化過程中之浪花,隨著時代潮流的和平演進,早為世人所逐漸淡忘;不過,在跨入廿一世紀之後的第十年,台灣卻發生復辟成功的國民黨,在追殺前朝之近乎抄家滅族似的手段中,非但將阿扁違法違憲羈押737天之久,然後再打入龜山監獄的1.2坪黑牢中,甚且還要再把體重僅有28公斤的吳淑珍,不管她已坐在輪椅25年之久,並由於車禍之故導致第七節頸椎粉碎性骨折、大小腸也因第三次大手術而移位之現狀,竟還企圖強制其入監服刑,委實令人心寒不已,畢竟,世間所謂「情理法」兼顧的基本人性,儼然不存在於台灣司法體系。

 

        如果「沒有人性,哪有文學?」可以延伸到法律層面,國民黨的袞袞法匠們,不管是幹過三年三個月的法務部長馬英九、或其欽點之司法界高官,其實只要稍為回顧兩蔣時代的「法外施情」作為,譬如:「西安事變」而導致中共死裡逃生的少帥張學良,儘管事後被判處十年徒刑,但就像曾經「功高震主」過的孫立人一樣,兩位將軍終其一生都只被軟禁而已!而在蔣經國執政期間所發生的「江南案」,涉及殺人罪的汪希苓,縱然慘遭判處無期徒刑,實際上卻是以高規格待遇收容在景美看守所內的「豪宅」、以及陽明山之情報局招待所數年而已。

 

        因此,馬英九不妨檢視殺人如麻的兩蔣過往之實際作為,如還執迷不悟想對扁家繼續凌虐,完全漠視阿扁好歹當過八年總統身分地位,而且更無視於扁嫂「入監後果」可能會有低血壓休克、呼吸衰竭、腎衰竭、腹膜炎及敗血症而死於獄中的高風險,則許水德從前所自詡之「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名言,與近年來故意縱放劉松藩、伍澤元相較,馬英九豈不汗顏其雙重人格與雙面人性?

 

        正當台灣司法系統對扁家進行毫無人性的清算鬥爭之際,位於奧斯陸的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恰巧選在「國際人權日」1210日這天頒獎給予繫獄在中共黑牢之劉曉波,觸動全球正視中國無法無天的違反人權現狀,企盼「國共平台」上之馬英九可要有自知之明,莫再與中共聯手打壓台灣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