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侈談「正義之劍」的陳長文

侈談「正義之劍」的陳長文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Thursday, 13 January 2011
        去年的元月11日,法務部在慶祝「司法節」的晚會上,除了載歌載舞大跳肚皮舞外,部分不識實務的女法官們,竟然還得意忘形表演起模仿阿扁、蘇治芬縣長帶者手銬振臂高舉抗議的場景,藉此博得滿堂喝采叫好;不過,朝野和海內外的法界人士,對於馬政府居然如許縱容司法人員胡搞亂搞的不倫不類舉動,固然大都深表不以為然,但徵諸當時在座的司法院長、法務部長及檢察總長「三巨頭」,隨後即因不同理由分別請辭或被迫下台,可見「人在做、天在看」「天視自我民視」,老天好歹還是有眼!

        鑑於去年「司法節」的荒腔走板、天怒人怨之不堪入目行止,今年的同樣節日,恰逢歐盟通知我國從這一天起給予台灣「申根免簽證」待遇,馬英九於是藉題發揮得表示:1943年的111日,英美兩國通知我方「廢除不平等條約的治外法權條約」及相關特權,遂使1842年鴉片戰爭以免所訂的百年奇恥大辱自動消弭,司法權益始告獨立自主,所以,中央在1946年制訂該日為「司法節」,規定各級法院均於這一天舉行慶祝會「以資紀念」,於此可見「司法節」與外交互惠免簽證純是不同領域的兩碼子事物,但為營造所謂「建國百年」普天同慶氛圍,卻勉強湊合成外交紛傳捷報的好消息。

        然而,真正屬於司法領域的「廉政署組織法草案」,這是由馬英九在去年公開宣示務必要成立的肅貪單位,卻在今年「司法節」這天沒被立法院三讀過關而跳票,形同給予馬政府一記下馬威!重挫國民黨一向所自詡的「完全執政」銳氣。與此同時,被外界視為馬團隊重量級的高人陳長文,也刻意挑在「司法節」前夕發表《司法正義之劍,何以指向盧仁發》的指導棋文章,這位打著「紅十字總會總會長」名義的法學教授,在他撰述「天堂不撤守」的專欄裏義憤填膺一抒己見,要求當局「偵辦盧仁發的濫權起訴之罪,是檢察機關昭示「正己」、決心捍衛司法正義的關鍵指標」;不過,因為他是馬英九在哈佛大學學長、加上第一夫人周美青也在其「紅十字會」掛名,而法務部長王清峰或郝龍斌在環保署長下野後的去處,也全都係投靠陳長文麾下,甚且連蔣家第四代的章友菊亦然!於此便不難管窺這位郝柏村時代之「國防部法律總顧問」的舉足輕重重要性,簡直與其總會長或法學教授身分根本不成比例。

        被法政界及新聞圈認為經手業務是「包山包海」的陳長文律師,在民進黨執政期間是低調沉潛過一陣子,此期間雖於監察院糾正「軍方聘用之律師欠缺專業能力」案裏,直批委託「理律」之「無法正確提供法律分析建議,…嚴重影響爭取我方權益之先機,允宜徹底檢討改進」,並還點名「拉法葉艦計畫委託『理律』擔任法律顧問之程序草率…殊有不當」之餘,連立法院的郭正亮、李文忠、張學舜三位立委,亦曾召開記者會公開質疑「陳長文在『拉案』中角色混亂」,加上民間「小市民聯盟」也正式具狀告發陳長文等「理律」律師涉嫌違反「律師法」,要求檢方懲戒並予撤銷律師資格,但這些大動作全都落個「雷聲大、雨點小」之無可奈何收場。

        雖然立、監兩院及「小市民聯盟」拿他沒輒,但扁政府負責偵辦「拉案」的特調小組,還是在2006712日傳喚出庭作証,檢方之約談使得陳長文甚覺委屈而向媒體一吐胸中塊壘,意有所指宣稱「只有上帝和魔鬼曉得(拉案),如果能抓出這些魔鬼,就好好懲罰吧!」 ,並回嗆「拉案」真有龐大佣金存在,只能說讓他感到「震驚」,對法國大企業喪失倫理道德而「失望」、以及為法國人感到「可恥」,對於政治紛擾波及「理律」,甚至讓他個人無端遭致影射,陳長文強調「士可殺、不可辱」!一付事不干己、完全撇清並推卸給審計部、國防部都有責任的立場,頗令朝野側目不已。

        結果,正如江湖術語說的「君子報仇、三年不晚」,陳長文終於按捺不住得出手要求當年檢察總長盧仁發、以及法辦雷學明等人涉嫌「浮報或虛增」採購「拉案」價額達百餘億元,依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罪嫌起訴並求處十至十四年重刑之檢察官洪威華,抨擊是「阿扁政策指示下,為求交代而牽強起訴」「惡劣作法不惜糟蹋無辜者」,涉及刑法的「濫權起訴」罪,不只當初承辦案件的檢察官,必須採取追究的行動,先從「自己人」辦起,先追究「首惡」的刑事責任,只有讓濫權者付出濫權的法律代價,才能「以儆效尤」,完全一副扯高氣揚、秋後算帳架勢。

        尤有甚者,陳長文在結尾時,甚且點名曾勇夫部長和黃世銘檢察總長、甚至身為法律人的總統馬英九要即刻啟動檢察官改革的關鍵力量,誠不知此舉是否因為適逢「司法節」的有感而發、抑或因為軍火商汪傳浦最近聘請「理律」為法律顧問而不得不發之回馬槍??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