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楊志良背後有金溥聰嗎?

楊志良背後有金溥聰嗎?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金恒煒   
Tuesday, 15 February 2011
        衛生署長楊志良卸任前的最後一天、最後公文,就是「下令」衛生署狀告三立電視台「大話新聞」主持人鄭弘儀及六位常駐來賓,並殃及也批判H1N1疫苗的醫生潘建志。套學而優則仕的朱敬一口吻,這是「楊大班的最後一夜」。

 

        「這一夜」之聳動聽聞,不只是「告」而已,「告」不過是區區小手段之一,這是中國國民黨大戰略思考與布局下的必然發展。不然,楊志良卸任前的大動作為何與前黨秘書長金溥聰卸任前如此神似?金溥聰開控訴之路於前,楊志良步亦步、趨亦趨於後,不是首尾相貫是什麼?不同的是,有一件官司金溥聰至少自作告訴人,楊志良告了人,卻把爛攤子丟給毫無關係的第三者—新任署長;講得難聽是,自己做的事,要他人承擔,說得好聽是,「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反正是黨國大機器中的小螺絲釘,接下來絕對有別的螺絲釘會完成使命。這就夠了。

        控告媒體人是犯侵害言論自由的大不韙,卻是國民黨二○一二年殺招。楊志良接金溥聰出手,接下來總統府立刻出言聲援,再接下來藍營統媒的社論用「道德倫理學」(拿這家報紙長期作為來看,這五個字夠反諷吧!)來落井下石。可見棋譜已擺好,棋子也驅動了,就等一子、一子下將出來。

        國民黨要達到的目的,非常明顯,就是用司法箝制異議,藉此立威以達到寒蟬效應。然而僅止於此?金溥聰告民事、楊志良告刑事、民事,就法言法,達到能定罪的目的很難,即使藍媒如《聯合報》的報導都表示「恐告不成」。告不成還告?這裡也有分疏。若純從法律角度,當然難構人於罪,但若是政治力介入呢?楊志良一告發,北檢檢察官即分案完成,動作之快,不奇怪嗎?至於會不會起訴?是一觀察點。就算最後進入司法程序,宣判無罪,楊志良揭出的讓他們「跑法院」也達成任務了。更何況,司法政治化下的今天台灣,誰有信心?另一發展是,「三立」會不會停「大話」?至少主持人不是那麼有把握,鄭弘儀呼籲觀眾:能看幾集是幾集,可見後事不看好。「三立」停播「大話」,恐怕才是「這一夜」的高潮。

        台灣媒體最寒冷的冬天會不會來,台灣媒體是否只剩捧藍打綠?監督政府本是民主制度的必要之善,放在今天,卻汲汲乎危殆。「馬統」政府連主權都放棄了,還會在意媒體的權利?人民的權力?

Last Updated ( Tuesday, 03 May 2011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