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選舉奧步與烏賊戰術

選舉奧步與烏賊戰術 PDF Print E-mail
Monday, 21 January 2008
        攸關台灣前途發展至鉅的第七屆立委選舉,今天(一月十二日)在全國七十三個選區劃開序幕,由於這是國會席次減半後之首次改選,每個立委席次得失,都將會無可避免地扮演「牽一髮動全身」角色,影響政治生態與板塊至鉅,因此,朝野各大小政黨莫不卯勁競逐,個個都擺出勢在必得的陣仗,彼此短兵相接而使選戰白熱化!

        平心而論,台灣立法院的主導權,長期以來一直是國民黨的禁臠,從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流亡到台灣的五十八年漫長歲月裡,蔣氏父子先是以戒嚴名義綑綁民意,託詞「維護法統」來遂行一黨獨大的極權統治;直到一九六九年,因為追隨國民黨亡命的大陸地區卅五行省立法逐漸凋零,始被迫開放所謂的「增額」補選,期間之壟斷時間,竟然有長達廿年是完全空窗期。

        縱然有廿年時間是立委選舉停擺狀態,最後在禁不起民主潮流衝擊下而網開一面,但接踵而至的是,國民黨卻又透過「遞補」立委方式繼續再壟斷國會廿年!所謂「遞補」者是參加過一九四七年之首屆立委選舉的全部落選人,都可以在各選區立委出缺時,不管是投共、死亡或犯罪被褫奪公權等因素而空出立委席次時,在國民黨祭出「法統」大纛下,任何阿貓阿狗都可以依法輪序遞補為立委。據統計:曾經有選舉敬陪末座的最低得票人,在前面七位同選區輪流當過立委出缺後,終於在有生之年也如願以償搭上末班車,直到一九八九年始被逼退。結果,每位「老賊」在完成國民黨階段性任務後,還要領取數百萬之退休金才交棒。

        因此,立法院的真正開放與人民作主,係在蔣氏父子辭世始得以解脫;但是,國民黨對於這個掌控預算與立法自肥的機構,早已食髓知味而愛不釋手,儘管在蔣經國時代爆發過「十信風暴」、甚至於在蔣介石時也驚傳過「盜豆案」,使得立委名號曾被柏楊嘲諷為行徑令人髮指的「立髮委員」;唯國民黨在金權政治考量下,非但縱容昔日「十三兄弟」迄今仍稱霸立院,連「冬瓜標」等黑道也予以禮遇和扶持,真是淋漓盡致發揮黑金本質,這不僅是國會之恥,也更是台灣之痛!

        最近,國民黨大打「奧步」廣告抹黑對手;但從立法院滄桑回顧,誰是一路走來「奧步」不斷,真是「做賊喊捉賊」的烏賊戰術,這也正是黑金政黨才慣有的抹黑伎倆,耳聰目明的選民豈能姑息養奸!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