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言論自由遭侵蝕,台灣離獨裁不遠!

言論自由遭侵蝕,台灣離獨裁不遠!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簡余晏   
2011/02/15, Tuesday
        繼總統府、政院衛生署動用納稅人公資源的官署身份告媒體評論員,發動司法最速分案後,政院、立院本周又將聯手修改廣電三法,重新讓黨政軍的手伸入媒體,讓政府持有民營、衛星廣播電視或系統經營股份,政府黑手透過修法、司法、金錢購買來操控言論,當然是言論自由的倒退嚕,媒介經營今年雖然掙脫財務風霜,接踵而來卻是一波反言論自由的「民主逆流」,不論記者、評論員、經營者都遭受到來自政府或中國資金來源的干預控制。

 

        從這一波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告民視《頭家來開講》,接著以衛生署以官署名義告三立《大話新聞》來賓主持楊志良10日才簽署公文,地檢署就決定14日分案處理,明顯的政治力介入司法及言論自由司法與總統府運作全力打擊大話,發動統媒攻擊,聯合報批自由時報,TVBS罵鄭弘儀,中時批林榮三,這是有系統有策畫而來的妖魔化,與美麗島事件前妖魔化林義雄而運作滅門血案如出一輒!當年的媒體是林宅滅門血案的幫兇,現在這三家媒體也一樣!反正在獨裁時代裡,他們原就是幫兇了!因為台灣正在展開認同的心理戰,媒介與政論已取代議場,是台灣與中國、民主與獨裁、自由與否的戰場肉搏戰所在!

 

        過去台灣的改革論辯主戰場多在議場,透過媒體長期關注而影響社會,媒體持續報導同一議題而讓部會首長下台政策改變時有所聞,例如早年的華隆案、十八標案等等。但是,跨入21世紀,當代的影音媒介已經不再能連續長期關切一個公眾議題到政策改變。例如莫拉克風災時,眾多媒介報導災情但政府卻也充耳不聞要72小時後才展開大型救援,媒介對於政策的影響力大減,反之,是政府公部門用納稅人的錢來買新聞與廣告,用司法、控告、金錢、修法公然操控媒體。

 

        哈伯瑪斯(J. Habermas)的理論過去曾認為,媒介可以形塑理性溝通,在現代民主社會形成「公共領域」中的理性論辯,形成公共意見,才能讓國家權力得以理性化運作。如果從哈伯瑪斯論理來說,大話新聞願意用長時間關心疫苗政策,正是哈伯瑪斯理論實現,但是,國家權力卻高姿態干預,當然是因為公共意見質疑當權者圖利國光疫苗,導致國家機器見笑轉生氣,在疫苗事件一年後才告發更足證不是對事而是對人報老鼠仔冤,楊志良還坦言告不贏「只是要名嘴們跑跑法院」,這根本是司法院默許下的言論自由大倒退!

 

        馬政權所倚重的金溥聰就是前政大新聞系教授,一定很了解輿論戰、心理戰、媒介內戰的道理,用司法箝制異議,立威產生寒蟬效應,用納稅錢買媒體,引入中資媒體、買遍所有新聞,台灣當前情況與1997年時的香港多麼得像。過去研究威權主義國家的媒介問題時,多數是因為政權有「正當性」危機,統治權力未經過人民同意,因此必須運用特定權力來控制社會,也意圖控制電視。《威權主義國家與電視:台灣與南韓之比較》林麗雲,新聞學研究第85期。但當前的媒介控制則是在杭亭頓的第三波民主化後的「民主逆流」,媒介第四權冠冕不再,反而成為政府機器控制思想的黑手,言論自由被從司法、法令、金錢購買等各方襲來侵害,媒體內戰已進入肉搏戰,部份媒介成為倒退回威權國家的幫兇!如果人民民主及言論自由再失守,台灣離獨裁不遠了!

最後更新 ( 2011/02/15, Tues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