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以另一個江國慶案談司法改革

以另一個江國慶案談司法改革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   
Tuesday, 22 February 2011
        趁著輿論的焦點集中報導數名高院法官收賄等惡行的機會,我連續三個月針對司法問題,指出司法弊病及改進之道的看法;沒有想到時隔不久,媒體報導被判強姦殺人旋被槍決的江國慶是無辜的。真凶許容洲其實曾二次坦承犯案,卻不受置理;一條人命就在司法人員的輕忽、顢頇下不明不白的殞滅了,令人痛心疾首。試想清清白白的一個人,竟因天上突然掉下來的死刑判決而被槍決,這是多麼恐怖且令人氣憤的事。我們這才發現民主社會裡所最重視的人身安全保障人權,在台灣居然毫無設防,對人心的衝擊應是何等重大,可是這條新聞見報了幾天之後,已經沈寂,沒有人檢討亡羊補牢的問題。江國慶的一條命竟喚不起大家對改進司法沈疴的重視及關心,今後冤獄的再次發生且難以杜絕,幾可從大家的漠不關心裏預見。我不禁要為江國慶一掬同情的眼淚而吶喊:這個政權太對不起你,也讓你死的太不值得了。

 

        令人遺憾的是,新上任的司法院長似乎還抓不到司法改革的重點,只會開座談會,在江國慶冤案被揭開之後,司法院竟然毫無反應,好像事不干己一般,怎能對各級法院上上下下的「大法官」,啟發其反省惕勵的作用?司法院的麻木,可能以為江國慶的冤死是軍法官造成的,普通法院不會犯同樣的錯,果真如此嗎?我就接過喊冤、請求幫忙提再審的當事人,也辦過無辜被冤,最後還是搶救不回來而入獄的案件。印象最深刻的一件是:

 

        有某甲等五人,因服兵役認識並結為密友。退伍後的某天,乙、丙兩人共同搶了一部小汽車,開到台北找某甲,告訴他:他們家鄉附近的一家公司發薪日前會從銀行領出大筆現金,過程只有一個人、無護衛,開車的路線及可以下手的地點他們已勘查過,認為可以輕易得手,邀甲一起作案當司機就好。事發一年多後,警方因甲女友的檢舉,逮捕甲,問他同夥兩人是誰,他推說是丁及戊。他嗣後解釋,所以會扯上丁戊,因為他們都有職業,有不在場證明,可以幫他脫罪。沒想到丁戊喊冤無效,他們遭共同搶劫的罪名,被判了十餘年的徒刑。甲這時良心不安了,具狀說明真相、替丁戊喊冤,並以放棄上訴藉表悔過的真心誠意。但就像江國慶案的真凶,坦承犯案不被採信一樣,甲的自白沒用,這個案子在最高法院發回更審三次之後,駁回丁戊的上訴,冤獄終告定讞。除了甲的自白有利於丁戊外,被害人在第一次聽到丁的答話後,就向法官說指認錯誤,搶他的人有鹿港腔,但丁沒有;當初指認是丁前,警察告訴他,他們已坦承犯案,指認只是例行手續以誤導他。我雖聲請傳台語專家洪維仁教授到庭鑑定,他也當庭告知法官,有鹿港音的是乙不是丁。法官錢通不採信,他的理由是:「眼看哪會輸給耳聞」,也就是說指認丁是親眼看到的,強過鹿港腔不鹿港腔。但台灣人都知道,鹿港腔是地方性的特殊口音,不是鹿港人或住過鹿港的人是無法模仿的;反之,想掩飾鹿港腔也是不可能的。以上兩件冤獄,均因法官的傲慢、自以為是、不夠盡心盡力、毫不把無罪推定的觀念擺在心上所造成,司法改革,不就是應針對此病灶謀求改進的方法嗎!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