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馬英九比格達費還要荒腔走板

馬英九比格達費還要荒腔走板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正當利比亞動亂衝擊國際波譎雲詭局勢之際,菲律賓艾奎諾總統出乎意料同時對台明確表態「不需道歉」,這些接踵而至的涉外事件,頗使台灣政經現況儼然呈現捉襟見肘氛圍,因為,前者勢必會連鎖反映在雪上加霜的低迷景氣、而後者則讓左支右肘的主權問題赤裸裸檯面化,在在衝擊著國民黨逃亡政府畸形產物馬英九之執政能耐,尤其是全都爆發於極其敏感的「二二八」國殤週年祭前夕,委實會使外來政權的第二代私下坐立不安,只要在野的綠營內部不要自亂陣腳,徒讓黔驢技窮的國民黨再有茍延殘喘空隙,則一鼓作氣拉下天怒人怨之無能政府可是指日可待的!

        處在目前全球注目聚焦點所在,亦即北非產油大國之利比亞領導人格達費,其實與台灣關係是有相當久遠交情的!根據曾任情報局長、國安局長、總統府國策顧問等高職之汪敬煦的《訪談錄》透露:我國早於1964年時便派遣時任工兵學校校長的他,率領通訊、軍醫、農漁業方面的專家組成「軍事參謀團」,前往利比亞協助當地進行"設計"工作,包括草擬陸海空三軍建軍計畫!籌設武器彈藥廠,甚且還派農耕隊墾荒協種水稻,深獲彼時還在軍校通訊官科受訓之格達費感動與信任。據汪敬煦引述格達費親口告訴他的肺腑之言:「世界各國派到利比亞的人,沒有一個不是來騙錢的,只有中華民國來的人才是的的確確來幫利比亞解決問題」,因此格達費發動政變成功後,雖在1978年礙於大環境不得不和中共建交,但卻准許我駐利代表處使用「中華民國」的正式國號,可見他是非常講義氣的人。

        格達費執政後,阿扁在總統任內的2006年「興揚之旅」中,出人意料地突然降落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進行訪問,而格達費之子賽義夫也曾在來台公開訪問,於此不難管窺兩國之實質關係實在是淵遠流長、密切無比。事實上,此一地區並非僅有利比亞對台友善而已,以1995年的李登輝之中東行為例,約旦也早於1977年和北京當局建交,但依舊與台灣保持極其友好來往,當李登輝步入哈山王室時,皇家禮儀官即以「中華民國李總統」的明確稱呼名之!可見弱國在國際舞台絕非如一般所謂的無外交空間,而是端視本身如何拿捏與折衝其間,扁李時代都可在中國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下突圍,何以馬英九對於自喩為台灣「最接近的鄰國」菲律賓,卻是踢到鐵板、挨了悶棍下不了台呢?主要是傾中路線太過招搖為世所週知,因此艾奎諾才會不賞面子冷言回應,使政府頓陷外交挫敗的困窘。

        面對台菲之間緊張關係的形成,主因出在國家主權議題上,馬尼拉當局將我國14名詐欺嫌疑犯遣送中國法辦,源自菲律賓遵守「一中政策」,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III)之所以公開表示「沒什麼好道歉的」立場,並對馬政府準備凍結菲勞的放話也不放在心上,揚言菲勞可轉往歡迎他們的國家、或留在國內就業,擺明根本不吃國民黨兩面手法。須知,艾奎諾家族與台灣的情誼是比格達費或哈山還要深厚,因為1983821日,流亡美國三年多的艾奎諾之父手持「馬西亞爾‧博尼亞西奧」的假護照住入圓山飯店402號房,過境台北三天後搭上華航CI811班機飛往馬尼拉闖關,結果,華航班機降落泊靠8號空橋不久,穿著軍服的士兵便登機臨檢要求他下停機坪,旋在步上故國領土時突遭近距離「行刑式」的狙殺斃命,機場暗殺事件震驚全球,也使遺孀柯拉蓉在1986年順利當上第11任菲國總統,她也是亞洲首位的女總統,柯拉蓉於199369日還專程來台憑弔亡夫生前最後所住的「圓山402房」,並對台灣當年助其夫一臂之力銘記在心。隨後,艾奎諾的獨子又接棒繼任總統,從另一角度而言,艾奎諾之子得以出人頭地,理應飲水思源感謝台灣昔日之雪中送炭。

        然而,正因為馬英九上台後的媚中行止令人噴飯,卻又要脅別國像他一樣人格分裂,吳敦義也不識大體嗆聲「不道歉,特使不用來」、楊進添再拿「sorry」與「apology」大作文章,只是益發凸顯自身路線荒誕不經、言行荒腔走板的丟人現眼而已,但卻自欺欺人自我感覺良好,如許表現,誠比格達費之肆無忌憚還令人髮指!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