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基層員警也得了「特使症頭」!

基層員警也得了「特使症頭」!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Wednesday, 09 March 2011
        做為「中國特使」敏感身份,陳雲林卻像逛後花園三不五時高調遊台。又因為中國始終以飛彈瞄準台灣,在國際不斷打壓,連影展、運動及選美比賽都不放過,因此台灣與中國關係是台灣社會最紛歧的議題。此時硬要來高調趴趴走學嘉慶君遊台灣,陳雲林當然會遇到民主社會人民的不同意見!遺憾的是,國民黨政府只會買廣告宣傳,卻不正視人民的想法主張,讓陸委會成為中國宣傳部,讓警政署成為陳雲林私人保鏢,這些作為都是台灣的民主大倒退。

        只要陳雲林來台灣,國民黨政權固定會發作幾項「特使症頭」:一,台灣的大官要員突然失憶不記得職稱,總統變成您,主委稱小姐。但董事長及立委排隊求跟特使握手;二是飯店展館隨時會變成特使戒嚴區,隨意封路封館,禮遇情況比國家元首還高規格;三,執勤員警突然都不敢穿制服,成群穿便服在路邊大呼小叫,讓台灣變「秘密警察國家」;四 ,遇到有人過馬路就歇斯底里,以前是抓歌手去撞牆、打斷立委手骨、打傷議員眼睛,這次是禁止大學生過馬路;五、看到一群人就大吼大叫說:「信不信我把你抓起來」,美術館事件時一次,這次又來了;五,遇到一群人就質疑人民沒有申請集會遊行,但人民走在路上沒拿標語及麥克風,根本不符集遊法要件,誰說人民不能過馬路?

        2011年不一樣的是,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一路燎原而來的全球第四波民主「茉莉花革命」,到了台灣有各校大學生聲援,這在民主社會應該要鼓勵青年們關心社會,而且這些學生手無寸鐵,在遠離陳雲林杯觥交錯處數百公尺外,結果,連過馬路都要被員警歇斯底里叫囂!這些不敢穿制服的員警是流氓嗎?出言挑釁罵學生卻不敢依集遊法舉牌,沒有舉牌依法不能驅趕人民,但這些員警嚴詞恫嚇,用盡一切手段,只是害怕學生在路口叫出「茉莉花」三個字而已。但是在給議員的回文裡,員警卻可恥的說是要「維護其生命安全」,真是睜眼說瞎話!

        三張犁派出所一線三員警徐自強非常兇狠地恐嚇大學生說:「你信不信我辦你!」、「我們在執行公務!」、「不要在那鬼叫,全部帶回去!」「你們自己玩過火了,帶回去再說!」、「你們已經被我們蒐證」、「你們已經違反集會遊行法」。員警的作為明顯違反憲法(人權保障)、違反集遊法(不得逕行驅趕人民)、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中不得過當執勤的規定,也欠缺最基本的民主素養,這樣的歇斯底里懲兇鬥狠的言詞如同流氓一般,員警不知道領的是納稅人薪水嗎?員警不知道不舉牌不可以驅趕人民嗎?員警不知道他們出手幫獨裁躲避「茉莉花」三字未來也可能讓台灣蒙羞受害嗎?這樣的員警此時可以違反普世價值及人權素養,未來也當然會拿槍對著人民!

        民主國家什麼叫做「彈性管制」?是隨興戒嚴?隨興盤查嗎?「警察職權行使法」原是用來規範員警行為,警察國家卻藉口托詞用來管束人民了?愛吼人就吼人!愛在街頭叫囂就狂叫,員警一再違反人權恐嚇學生人民,而且愈兇愈會升大官!台灣的員警與利比亞格達費僱來屠殺人民的傭兵執勤態愈來愈接近!那麼,國民黨政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被推翻的中東政權面貌也將日益相像!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