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仇日言論並不是自由

仇日言論並不是自由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王思為   
2011/03/25, Friday
        國民黨立委黃昭順的辦公室主任趙志勳對日本不幸遭遇世紀強震的人道慘劇幸災樂禍,甚至還在臉書上揚言想進攻東京「殺他個幾千萬人」,這種踰越人性的誇張言論其實不只是單純的個人不當行為而已,就法律層面嚴格的說起來也有加以檢討的必要;尤其是政府簽署了兩個人權公約之後,趙先生的行為儼然已有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第20條之虞。

 

        無獨有偶,上個月在法國也發生了一件國際皆知的言論醜聞。迪奧女裝的首席設計師英國籍John Galliano在巴黎瑪黑區的咖啡廳中與鄰桌的一對客人因故發生口角,Galliano口無遮攔地連續飆出種族歧視與反猶太的侮蔑性字眼辱罵並威脅對方。這些不堪入耳的話換來的不只是迪奧立刻解雇這位世界聞名的服裝設計師、與他劃清界線,目前巴黎司法單位也正對在該事件進行調查,並依公然侮辱罪與種族歧視(1972年反種族歧視法)將他起訴,一旦法院裁定有罪的話他可能會面臨6個月的刑期與22,500歐元的罰款。雖然事後Galliano隨即向各界道歉,並表示是因為個人長期酒癮成習之後的酒後失態,但這些彌補的動作都為時已晚,根本於事無補。因為這不僅是觸犯眾怒的行為,也是思想偏差、道德偏差的極端表現。

 

        言論自由並不是沒有限度、可以隨心所欲的胡亂說嘴,長輩從小訓示我們「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的諄諄告誡,除了希望吾輩謹言慎行之外,其實也是一種言論自由的教育。自由絕非「只要我高興、有什麼不可以」,當吾人在享受怎樣的權利時,就不能忘記同時也有相對義務的承擔;即便是在崇尚自由風氣最盛的歐美國家對於涉及歧視的言論(無論是種族、宗教、性別等一般性歧視、或者是具針對性的反猶太)幾乎都具備有明文的法律規範,為國家、社會所不容。

        黃昭順委員雖然在第一時間便將該員拔除主任職務,並且捐款道歉,但這些止血的危機處理動作能有多少成效則尚待觀察,不過其實筆者建議最好的將功贖罪方法應是儘速提出一套能夠媲美先進國家的反歧視法,並讓它早日通過生效,此舉等於是協助兩公約的內國化,也算是對兩公約在國內接軌上的莫大功德一件。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