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四個人。之外?

四個人。之外?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敏勇   
Monday, 28 March 2011
        原本三個民進黨人表態爭逐二○一二總統:呂秀蓮、蘇貞昌、蔡英文。呂已退出初選,但許信良出人意外地表態登記。民間社會有聲音希望曾在民進黨主席任內實現政黨輪替的林義雄能夠出馬,形成更廣大的力量。他已不是民進黨員,但也被民進黨人期待。

 

        每個人選都各具特色,都有支持者。包括一般選民,也有各自的政治人脈、陣腳,非關係人和關係人。民主政治畢竟有世俗化的一面,競逐政治權力位置既有理想志向,也有現實意圖。這就是權力位置不能久據、但又常被久據的原因。

        呂、蘇、蔡都是法律人,林也是。要命的是中國國民黨的不二人選馬英九也是。難道只有法律人適合在這個奇奇怪怪的國度擔任總統?這個國度的法律現象又不盡符合法律的原理原則!法律的真和愛也不盡存在!許是搞政治的,徘徊於革命家和政客之間,總統夢未了。

        呂是美麗島事件受難人,新女性主義者,意味的是有革命性格;蘇是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具有正義感;蔡的學者和公職經歷,顯示治理能力。呂曾任八年副總統;蘇和蔡分別擔任過行政院院長、副院長,有民進黨黨主席的資歷。話語裡都當仁不讓。

        呂說沒有敗選過,但選總統就是選總統,又不是選副總統,而且當時桃園的選票也看不出光彩。如果呂人氣好、那麼出眾,二○○八年早就由八年副總統歷練的她出馬了。

   

        蘇是一方之霸,有雄心、壯志。如果二○一○年首都市長之役贏了,那就太好了。不只台北市民有福,也會讓他在權力位置安定下來。但先馳未得點,首都敗選,難免落人話柄。

        蔡挾臨危帶領民進黨走離困境、重展希望的功蹟,也挾世代性優勢。儘管二○一○年新北市長一役未果,但受命出征,未被究責,被寄望多多,但也被憂慮民進黨本格派色彩不夠重。

        許信良補上一腳。他從脫黨競選,入黨又表態參選,應該不會被認為是民進黨人選,真是選舉動物,與呂之一退一進,形成奇觀。

        林義雄仍沉默不語。他既是有革命性的美麗島事件受刑人,家族的受難讓他具有象徵性,慈林廣佈;致力於核四公投、人民作主運動,顯示社會正義的情操;曾草擬《台灣共和國基本法》,具國家重建想像;在政治權力位置的空白純粹,應該具有被期待的條件,但不爭不取,如何出線?

        這四個人,讓人想到以色列詩人帕吉思(D. Pagis 1930-1986)的詩︿交談﹀。這四個人和那四個人,誰是誰?誰又不是誰?

        四個人談論到松樹。一個以樹種,

        分類和多樣性為它下定義;一個評估

        它在木材加工的不便之處;一個提到

        不同語言有關松樹的詩歌;有一個談到

        樹根、樹枝的伸展和沙沙聲。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