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核風暴

核風暴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敏勇   
Friday, 08 April 2011
        日本本州東北福島的核電事故引發巨大風暴,仍未平息,讓全世界不得不正視核電廠的問題性。絕對安全的神話已破滅,取消核電廠的延役、關閉新核電廠,種種措施都反映出面對災難的覺醒。台灣社會也有警覺性,但中國國民黨統治當局以及台電,甚至原能會,似乎仍然自我感覺良好。

 

        核電事故,即使日本也無法有效因應,何況台灣的中華民國當局。看看日本,捨身搶救的眾壯士身影。台灣,會如何呢?難以預料!一九四九以後,逃難症候群始終那麼嚴重的中華民國黨政軍特公教官僚體系,牙刷主義現象一直存在的統治權力圈,一旦事故發生,率多逃之夭夭之輩。面對核事故,能期待負責任地處理嗎?

 

        反核電時代要開始了。核電主張的科學論已經崩解。看看歐洲,許多核電國家的反核電示威,主持核電的政黨在選舉時的挫敗,象徵新的政治氣候已形成。在我們的國度,擁核電的中國國民黨,反核電的民主進步黨,不正是鮮明的對峙嗎?意涵的也是政治的不同選擇。

 

        看看一九八○年代,〈風景〉(李敏勇)這首詩。你會要這樣的風景嗎?這就是核一、核二、核三、核四,盤據的海濱風景。

 

        從逐漸死去的河口/仍然聽得到海的聲音

 

        核污染的廢水/在那兒和海相會

 

        從撫慰我們的天空/仍然看得見雀鳥的飛行

 

        核污染的浮塵/在那兒謀殺雀鳥

 

        從枯黃的原野/仍然摘得到野菊的花容

 

        核污染的陰影/在那兒籠罩野菊

 

        從核電廠/描繪出硝煙的風景

 

        描繪出繃帶的風景/描繪出腐敗的風景

 

        核風暴來自科技至上主義,也暴露政治權力與官僚專斷,隱藏的非分利益、共構的風險。核四尚未完工,但在興建過程暴露的種種問題,正在我們的國土埋設無法預測的風險,難道要任由它潛伏在我們的周邊?

 

        淘汰核電,似乎和淘汰擁核電政黨連結在一起,拒絕核風暴,就要拒絕核電主義政黨,追尋非核國家。

Last Updated ( Friday, 08 April 2011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