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誰要承擔的風險?

誰要承擔的風險?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Tottoro   
2011/04/08, Friday
        法新社上個月刊登了一張日本核災地區的相片。影像中面對鏡頭的是東京電力公司副總裁鼓紀男(Norio Tsuzumi),以及站在他兩邊的公司員工。他們對著因福島核災不得不撤離家園的日本人民低頭致歉。相片中席地坐在毯子上的一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把頭撇開不願正視這幾位低頭鞠躬的公司代表。

        華爾街日報在328日發佈三封東京電力公司員工的EMAIL;其中兩封是來自福島現場員工的信,一封則是出自東京總部的同事之手。信中的一句話是這樣寫的:「哭泣是沒有用的。如果我們現在全部都在地獄裡,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往天堂的方向爬。」這樣的「地獄說」,並非夸大其詞;這位東京電氣的員工,他的家鄉浪江町在311的地震中全毀,他的父母親已經被海嘯沖走,但他仍在福島核廠堅守自己的崗位。

        看到那些必須離家背景的災民,聽到「福島五十人」的犧牲和悲劇,第一個浮上腦海的是環保署日前的這段留言:「…國光有上述負面影響是事實,反對一方也在壽命減損程度的推估上,與開發單位有不同的算法及主張。但是問題的關鍵是,壽命減損的負面影響,要減少到多少的程度才是可以接受的,還是只要有一點點的負面影響就不能接受?…」

        沒錯,生命中真的沒有什麼百分之百的保證。就像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所說的:「除了死亡和稅收之外,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必然的。」我們的生活裡面確實充滿了未知數,不論是意外、疾病、天災、還是傳染病...等等許多在我們控制範疇外的「負面影響」。

        當石化界的啦啦隊說,八輕會讓空氣更清新,廢水比自來水還乾淨的時候,我想知道的是有多少這些發言者是住在石化工廠的附近?當台電說,台灣的核能電廠是日本的十倍安全,而吳敦義表示,自己對每一座核電廠都會「用生命來保障安全」時,我想了解的是台電的「特殊計算公式」,到底這十倍的數字是怎麼來的?吳敦義的一條命到底能為台灣作什麼「保障」?

        石化業的乙烯生產可能會給台灣帶來更高的GDP,核能電廠確實沒有傳統火力發電的二氧化碳排氣。然而,這些計算公式中,從來就不說清楚其他附加代價和社會成本,如環境生態的永久破壞,與核廢料的儲存問題…等等。特別是那些居住在高風險地區的人民,為何他們必須要為國家的GDP,或其他人的方便或利益而犧牲?

        無論是石化工業還是核能電廠的風險,「要減少到多少的程度才是可以接受」也許不是重點,這樣的風險到底是要誰來承擔?如果我不希望自家後院有石化廠還是核能廠,為什麼有人必須被迫接受這些高風險的「拼經濟」?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