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恐龍法官的指責只是便宜的焦點轉移

恐龍法官的指責只是便宜的焦點轉移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廖恆獨   
2011/04/14, Thursday
        去年,有部描述性犯罪審判實例的一部日本電影,叫做"嫌豬手事件簿",劇中承審法官曾經說過:"許多人認為,法院是懲罰壞人或發現真相的地方,但法院的責任其實在於不可以冤枉無罪之人"。邵燕玲法官如果是秉持著這樣一個原則的法官,那麼這個恐龍惡名,部分輿論實在是指責過度了也說不定。這不是在幫邵法官辯護,而是想要試圖提醒大家,在法官的判決之前,還有很多制度性、程序性的問題也需要足夠完備,例如法條的問題,以及檢警採證的問題。

        此次大法官提名邵燕玲的過程可說是荒腔走板,不下於一個證據不足就要判刑的刑事案件,完全不像是個現代化國家的正常作法。先是邵燕玲於提名前一刻變卦懇辭提名,創下大法官史上臨提名卻懇辭的紀錄。接下來則是史上前所未有總統、副總統、司法院長三人道歉的場景。而馬總統說看報才知道邵燕玲曾經審理過三歲女童遭性侵案,這種說詞已經夠誇張了,卻又傳出邵法官在法官論壇發表聲明指出,提名之初即面告馬總統自己曾經參與過這個富爭議的判決,總統認為沒問題,所以才予以提名。

        這些過程顯示出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法官說謊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如果邵法官不應說謊,那就是馬總統的說法有問題。馬總統說自己是看報才知道,但邵法官卻說自己當面向總統提及,這是法官與總統的誠信問題,不可兒戲。

        第二、就算邵法官記錯了,馬總統確實是看報紙才知道邵法官曾經審理三歲女童遭性侵案,這也是非常不正常的提名過程,因為馬英九什麼事情都推說透過報紙才真正了解實況,也就是看報治國,但國家重要職位之提名權行使,竟可如此草率,這已經是對總統提名權行使的一種輕蔑與污辱。

        第三、即使名單是副總統蕭萬長擔任審薦小組召集人、由司法院長賴浩敏推薦的人選,此二人也完全不應該為此決定與結果道歉。因為副總統銜總統之命組成審薦小組,他只是提出推薦名單,真正的決定權仍在總統身上,蕭副總統此番不合體制的參與道歉,只是凸顯歷來許多總統重要事務都推給副總統擔任召集人在體制上的不倫不類。畢竟副總統只是備位元首,實權仍在總統身上,最後還不是要總統負責,與其如此,何必違反體制?總統既有提名權就是當然的召集人、審薦流程就只是總統府內部的幕僚作業流程,何須疊床架屋,由副總統背黑鍋?

        再者,2003年之後,根據新的憲法增修條文第五條規定,司法院長已經是由大法官的其中一位兼任,從這次事件的發生我們也才了解到,新任大法官竟然可以由兼任行政官僚的現任大法官所"推薦"。會議有個原則,擔任會議主席者,即使有他的判斷,也應該中立,現在竟然可以推薦和自己可能是未來的表決對手、執國家憲法裁判大權的大法官同僚,即便司法這個行業是很重視倫理的,但司法改革至今,也該改掉這種陋習了吧!如果賴院長不想成為道歉院長,當初就應該拒絕參與推薦人選,既然推薦了人選,一旦有問題,道歉這種不痛不癢的做法,其實與後果完全不相襯。因為不但有損司法院形象,更壞了大法官會議的公信力。

        最後,如果以上關於誠信、責任、程序、中立的論點總統府都覺得不重要,那總統府實在應該極力勸說邵法官不要臨陣打退堂鼓,好讓這個社會能在大法官提名審查時,能夠就許多司法議題充分討論。長期以來這些關於性犯罪與人權保障的問題不是簡單的以汙衊性的言語說法官都是恐龍就能夠解決。我國需要一步跟上時代、語法和邏輯沒有矛盾的刑法,可是我們只看到執政黨佔多數的立法院無所作為,主流媒體也只將責任歸諸恐龍法官個人,真正是簡單而便宜的焦點轉移。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