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揭穿「馬統」的「憲法」詐術

揭穿「馬統」的「憲法」詐術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金恒煒   
Tuesday, 03 May 2011
        德國《明鏡》周刊四月二十六日專訪馬英九,主要焦點,說白了,就是圍繞在馬英九會不會投降中國上。專訪一開始,即切入人權問題,質疑馬政府為何能善待中國此一打壓人權的「暴政政權」?甚至與之發展關係?言下是,難道不會「加深台灣人民對中國的恐懼?」而核心議題則是兩岸關係持續緊密,「最終是否無可避免統一」?「受北京控制是否僅是時間問題?」

 

        《明鏡》周刊比台灣人還台灣,比台灣人還關切台灣是不是要被中國吃掉的課題。

        問題像匕首般投出,打得馬英九難以招架,竟祭出「我們的憲法」當擋箭牌;固然可以矇騙不知《中華民國憲法》底蘊的德國人於一時,卻更暴露「馬統」藉荒謬「憲法」之名,行「降中」之實的詐術。

        這是「馬統」首度拋出台灣要根據「憲法」,以決定台灣未來前途之說。馬上碰到兩難:到底是兩千三百萬人決定台灣前途,還是這部憲法決定台灣前途?

        今年元旦,馬英九公開表示,「國家前途、台灣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中,由二千三百萬人民決定。」這是「馬統」一貫的飾詞,說了這麼多年,終於破了功。馬英九既說由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決定,又說台灣人民根據憲法決定台灣前途,到底是誰可以決定?如果根據所謂「我們的憲法」,大陸人民也是「我們」的「國民」,那麼,二千三百萬人明顯不能單獨決定台灣前途,必須顧及另外「四萬萬人/十三億人」(「我們的憲法」荒誕的例證之一)。「馬統」結論很顯豁,要依據憲法,那麼二千三百萬人當然無能為力;只證成《明鏡》「無可避免統一」提法的正確。

        「馬統」詐術在此顯現。要騙台灣人民的票,就推尊二千三百萬台灣人;但真正決定台灣前途,則又推給「我們的憲法」。而「我們的憲法」既非二千三百萬人所制定,又不容兩千三百萬人更張,最後兩千三百萬人就在「我們的憲法」下灰飛煙滅。

        既然把「我們的憲法」放在「二千三百萬台灣人」之上,依「憲法」選出的總統,他的不二任務就是把中共掌控的「大陸」︱︱包括蒙古共和國等(「我們的憲法」荒誕例二)︱︱拿回來,也就是完成兩蔣「光復大陸」的大任。然而不,馬英九在接受《明鏡》專訪時,只強調「保衛台灣」,而且表示「保台」不是只有用軍事方法,還用其他包括貿易、投資和交流方式云云。抬出「我們的憲法」,卻放棄「固有疆域」,只剩「保台」,不是掏空「憲法」是什麼?(「我們的憲法」荒誕之三)不是背棄總統誓言是什麼?要抬出憲法,就要擔起「憲法」的責任,就要向國際宣示「固有疆域」!

        真說到「二千三百萬人的決定」,也不難。日前中研院社會所學者組成的「中國效應」所做民調,有六成二受訪者擔心與中國經濟交往會帶來政治主權危機,更重要的是,「同意統一」的比例下降至二成一,「反對統一」的上升到六成六。台灣人民已經否決了「我們的憲法」(「我們的憲法」荒唐之四)。

        台灣正處在「人民」與「憲法」、「台灣」與「中國」的拔河中。「馬統」贏則「憲法」贏、「中國」贏,蔡英文贏則「台灣人民」贏、「台灣」贏。二○一二要做什麼選擇?很清楚了罷。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