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花謝了以後!(135億元的真相)

花謝了以後!(135億元的真相)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Wednesday, 11 May 2011
        耗資135.91億元的花博終於結束,花謝以後,沒有了媒體購買及繽紛廣告,真相才要逐一顯現。

 

        郝市府以「經濟效益」、「入場人數」宣稱花博「始無前例」的成功,但,花博的經濟效益到底多少呢?這個數字跟月亮一樣,初一十五不一樣,而且像膨風水蛙會長大,例如411日花博畢幕日宣稱總經濟效益高達188億,21日又成長到488億元,59日專案報告時,郝龍斌數字又變成經濟效益超過430億元,還出現新數字「淨效益」294億元,數字天花亂綴,好像小朋友編故事造句比賽。但,實際入市庫僅139287萬元(如上圖公文),再用總支出135.91億元除以入場人次8963666人,一名遊客平均花費1516.23納稅錢,相當於連吃3050元便當的經費,這還不包括各公務員轉挪來花博上班的人事成本!一場博覽會為台灣留下什麼價值?為台北市留下什麼建設?移走1193棵又死掉170棵樹後,是一句「花開很漂亮」、「志工動員很感動」就夠嗎?花謝之後呢?

 

        花謝以後,博覽會在大同、中山區留下一堆安全堪虞的「臨時展館」,荒謬的是根本沒加設停車場因應,展場功能連地方人士都不了解。又例如天使館臨時建物使用原則以1年為限,但市府2010120日時卻與業者立刻簽約九年,合作契約簽訂房地使用自博覽會營運日起至2020425日止。而這些展館未來如何管理?經費何在?需要這些展館嗎?符合地方規畫與城市發展嗎?

        過去半年,觸目所見是花博訊息大轟炸!走入書店,雜誌封面全部是花博全攻略,打開電視廣播,影藝明星逛花博好夯,但洗腦式訊息只針對台灣善良人民,東南亞、日本、海外則效益有限,因為花博本就是假國際的內銷產物!市府以「大規模購買新聞與廣告文宣」撲天蓋地洗腦人民。從預算書看,單單掛了「花博」名目廣宣費用高達4億元,其中國際宣傳0.7億元、國內宣傳3.3億元。列名觀傳局之下的廣告製播、大型活動宣傳及國際行銷等費用2.7億元!國際邀展、票務行銷、資金募集等及戶外看板文宣品等小型宣傳花費1.3億元。例如給各新聞台經費的是「2010年花博電視議題行銷規畫及執行案」達23949060元,另外還有「2010年度花博電視宣傳案」3350660元,各電視台新聞台能不看郝團隊面子嗎?其他不敢用「花博」名義而藏在「台北市政專題報導」的廣告數量更難以計數。

        再看看花博的人數政治學,市府很自豪以8963666人次入園宣稱成功,但其中北市市民占26%,也就是每四名遊客有一人是台北市民來捧場。政府機關和財團的「動員」人數更多,部份學校甚至動員學生去看花博「第三次」,家長抗議不斷,老師因為帶去花博還可以記功獎,何樂不為。依2011425日市府統計,全國學生有93413人次被老師動員帶來看花,其中臺北市高達445389人次。此外,市府宣稱6%外籍遊客,但市這個數字是「目測」、「推估」而來,也就是說,外國觀光客很可能更少。但以故宮為例,平均約有18萬外籍人士來訪,依照這個數字171天計應至少102萬人才對,但市府坦言外籍遊客可能僅60萬人,這個數字證明「國際花博」一點都不國際,135億元換來60萬觀光客,比故宮少一半,但從郝市長專案報告看來,市府衝數字就很滿意了,那在乎辦花博原來目的是海外行銷台灣?

        花謝了,真相逐漸會出爐。以3.7億元打造的夢想館為例,場地面積竟只有3377平方公尺(1021),一坪造價36萬元,遠遠高於民間,離譜的是展館設計這麼小,每批只容35人進場,逼得大批民眾漏夜狂奔搶,一天最高只能容3705人,展期171天統計589486人曾入場,依此計算,每個參觀夢想館者耗掉627元的建造費,這樣的資源分配、建造成本浪費得讓人心疼!也因為媒體宣傳必須漏夜短跑搶門票而出現類似「蛋塔效應」,此時,市府私下開方便門,開放特權人士免排隊可入夢想館,夢想館變特權館,而民眾仍老實地在苦苦排隊!

        市府坦承花博已花費135.91億元(95.3億元中央與地方專用費+市府局處配合款27.48億元+花博AIPH權利金0.17億元+稅捐0.29億元+中山足場毀約捐失0.21+企業贊助13.8億元 ),當時議員批判這簡直是「錢博」時,郝市長去年還爭辯反指議員錯算?怎麼市府現在才認了?原來只有時間才能讓謊言現形!135億元可以讓北市學生免費營養午餐連吃七年!(註:一年約20億元),台北市要辦國際博覽會很好,但怎麼像阿舍侃子?可怕的是,花博錢坑還在繼續砸錢,市府預算書顯示,2011年產發局要再編列11億元64602640元做後續園區的行銷廣告。

        用你的錢買新聞廣告洗你的腦,透過大眾媒介召喚更多人進場,再以數字配合,花納稅錢請藝人造勢,愈來愈多媒體人進入郝團隊,大花納稅錢搞包裝就是媒體人回報社會的方式嗎?政治的本質是什麼?博覽會本質是什麼?人民需求什麼?花這麼多錢難道沒有排擠效應?不產花的北市在花謝的冬天種花大舉行銷,正如同法蘭克福學派的擔憂,馬庫思認為,資本主義透過文化工業,提倡一種消費主義的意識形態,造成假需求,成為一種社會控制的機制(27,文化消費作為一種操弄,《文化消費與日常生活》John Storey 張君玫譯,巨流2001)。當國家機制耗資135億元推動這場大消費後,花開時美得讓人難忘,但花謝後,社會改變了什麼?有沒有留下博覽會的價值?博覽會的中心思想只是人數嗎?除了行銷還是行銷嗎?是膨風得誇張的各式「經濟效益」數字嗎?

        志工們當然熱情感人,台灣人動員相挺也很無私,員工犧牲假期投入,藝文團體相挺,上述都是「人民」角色而非政府角色,煙火當然燦爛,這半年來,公務員集體轉型成為迪士尼業者,公園封掉、馬路改道。但政府是受人民委託來改善人民生活,做長遠規畫建設,倡議進步概念啊!市府可曾問過市民要什麼?

        花謝了,人走了,我們來想想,博覽會在我們這一代提倡什麼價值?是否曾堅持不砍樹,追求自然理念?城市是否曾堅持不破壞如林安泰古厝的歷史建築嗎?為何古厝原味沒了反而搬來「浙江風情」水泥山?展場標榜的文創是否創造集體願景及城市主軸?十到二十天就換一批的花環保嗎?砍樹移花蓋天橋,用最高造價換來一堆臨時建築,現在,135.91億元花光光,花謝了、喧擾後,讓我們想想人民得到什麼?人民需要的其實是什麼生活呢?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