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有接受女性政治領袖的高度文明

台灣有接受女性政治領袖的高度文明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筱峰   
Tuesday, 24 May 2011
        此次民主進步黨推出女性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實在是台灣政治史上一次「民主進步」的表現。而綠營之中,又出現傑出的女性黃越綏女士,宣布獨立參選總統,也令人刮目相看。不過有人擔心,不管台灣再怎麼進步,女性參政總較男子有幾分不利。這個擔心,我認為是過分憂慮。從歷史看,台灣有接受女性參政的良好紀錄,容我從六十三年前的一段歷史說起。

 

        一九四八年一月,台灣省第一屆立法委員選舉時,婦女的參選實力,即對當時立法不周延的「婦女保障名額」辦法作了一次考驗。那一次選舉,台灣省應選名額有八名,選舉結果,兩位女性候選人︱謝娥、林慎的得票數,分別在第六、第七高票,照理說兩人都該當選,然而省選所的公告,第七高票(十萬七千四百卅三票)的林慎卻落選了,而比林慎得票少的兩位男性(鄭品聰比她少一萬五千票、何景寮比她少六萬四千餘票),卻反而被宣布當選。

        原來,依當時選舉辦法,「婦女立委候選人所得票數單獨計算」,意即女性與男性分開計算,且「立委名額在十名以下者,婦女當選名額定為一名」,此種規定的原始用意號稱是在保障婦女。在中國以男性為中心的父權社會裡,女性參政十分困難,因此當時這種辦法對中國大陸的社會或許還真有保障婦女的作用,但是以當時台灣的社會條件,卻反而成為限制婦女參政的障礙。雖然林慎的得票數本在當選之列,卻因婦女的票數單獨計算,且規定當選一人,因此婦女第二高票的林慎卻被宣告落選。

        所幸,後來的公論報發表社論打抱不平,加以林慎也呈文南京陳情,經中央盱衡輿情,最後才核定准予林慎當選。由此件事可以看出,女子參政的實力,在戰後初期的台灣即已展現,台灣社會接納女性參政的進步腳步,已超前中國。

        再看,一九六七年許世賢當選嘉義市長,成為台灣第一位民選的女性縣轄市長。一九七二年許世賢獲得逾十九萬選票,成了全台第一高票當選的立委。這是台灣社會接納女性地方政治領袖的文明表現。

        時間來到一九八五年底,又逢地方公職選舉,在五十四位參選女子之中,當選人數達廿九人(其中張博雅、余陳月瑛二人當選縣市長)。廿九人之中,有廿五人並不在乎有無婦女保障名額。高雄縣省議員最高票(余玲雅)和次高票(洪周金女)、嘉義縣省議員最高票者(呂秀惠)、桃園縣省議員最高票者(黃玉嬌)、新竹市省議員最高票者(莊姬美),都是女性。當選高雄縣長的余陳月瑛,更成為台灣史上的第一位女縣長。

        我們期待台灣在二○一二年能出現女總統,我們不僅要「棄馬保台」,更因此告訴世界,台灣有接受女性政治領袖的高度文明。

        至於有人擔心蔡黃兩女相爭,恐怕雙雙落馬。請放心,黃越綏女士會有智慧讓結局圓滿,且拭目以待台灣傑出女性的高度智慧!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