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國家主權怎麼會是有限的

國家主權怎麼會是有限的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王思為   
2011/05/26, Thursday
        「國家主權」的概念最早由法國的法學家柏丹所提出,在其名著「共和國六書」中將主權定義為「國家永久與絕對的權力」,而這項永久與絕對的權力,事實上也是唯一有權決定國家「例外情況」的最高權力;這裏所說的例外情況,顧名思義就是在國家運作上屬於非常態的重大特殊事項,像是傳統上一般所熟知的制憲、建國就是主權者的行為,或者是歐盟國家決定是否加入歐元區的情況亦屬之。

 

        主權的概念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很簡單,解釋起來不過就是「對內最高、對外平等」的國家權力地位,或者是有與其他國家交往的權力,這些都可說是主權的意義;但是在觀念上卻往往有很多人會將主權獨立一事與國際的現實政治運作混為一談,認為在全球化與區域化的影響之下、在地球村的時代裏,國家的主權獨立與平等狀態並不存在、或者說國家主權只能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這種置「決定例外情況的權力」於不顧,將不同國家的實力強弱差異、以及國際合作的權力安排機制魚目混珠式地黑白解釋成國家主權並不是絕對的、也不是獨立的,而是有限的,這是用錯誤的角度曲解神聖的國家主權,根本就不知道主權到底是什麼東西。國家有形、無形的實力當然是有限的,但國家主權卻不可能是有限的,否則就不會有所謂「決定例外情況的權力」,因為有限的主權就變成了有的例外情況可以決定、有的例外情況不能決定,那麼誰又是決定哪些例外情況才是例外的更高權力者呢?這番奇特的主權有限論豈不荒謬至極?

        進一步言,今天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處擅自將Chinese Taipei變更成Taiwan, province of China,事實上對中華民國來說也造成了一種「例外」情況,因為除了台灣人民有權更改自己的國名(或是國際參與的名稱)之外,沒有任何一種外力可以越俎代庖、對我們的名稱指三道四,所以美國衛生部長塞比留斯在世衛大會上發言表示「沒有任何一個聯合國組織可片面決定台灣地位」正是這個道理,因此這並不單純是國家尊嚴受損問題而已,這也正是所謂的國家主權獨立自主地位之所在,一個正常的政府必須誓死嚴加捍衛,絕不能輕率地敷衍了事,否則便是放棄國家應有權益、進而辱及國格,形成所謂的「喪權辱國」。萬一台灣將自己可以決定例外的權力放棄,仍猶自滿於對內擁有最高的統治權力、認為自己還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那未免也將國家主權的大事視同兒戲了。

        馬政府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與方法上是否到達喪權辱國的地步,社會自有公評,不過將強烈捍衛國家主權的態度貶抑成非理性的論政方式,這種「理性」未免也真的很「有限」!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