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人神共憤 」前國防部長陳肇敏公然撒謊

「人神共憤 」前國防部長陳肇敏公然撒謊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1/05/27, Friday
        俗諺「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已然指出正義遲至便已毫無正義可言,更何況是司法界常常自詡為正義的化身;結果,一件江國慶的錯殺案,便讓馬英九下令組成的「 軍司法聯合專案小組」破功,國防部竟然在公開表示「人神共憤 」之餘,僅能辦到註銷當年偵辦江國慶案的原來有功人員各項獎勵,將曹嘉生大功一次、趙台生記功兩次、柯仲慶空軍獎章、鄧震環空軍獎狀、李書強嘉獎一次、何祖耀大功 一次、李植仁空軍獎狀予以註銷,至於刑求的罪刑都因時效消滅而不起訴,以致引發朝野譁然、大表不滿,導致司改會路見不平得跳出來指責,呼籲檢方理應可以依刑法中的「濫權追訴致死罪」,再起訴前國防部長陳肇敏等人。

 

        針對司改會的發難,特偵組特地澄清「 軍司法聯合專案小組」對相關法條已仔細研究,並以科學辦案還原真相,並無隱情,檢方認定江國慶係遭軍方刑求錯殺,若以刑法「 濫權追訴致死罪」起訴陳肇敏等九人,該罪須刑求的軍官具有軍事檢察官或司法官等身分才構成,且根據刑法舊法規定,追訴期也只有十年,亦即使用該罪追訴刑求的軍官也已超過時效,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外界對法條有所誤解,擺出一付官官相護的姿態,特偵組甚且還對媒體質疑為何不以「殺人罪 」追究刑求者?主因是沒有證據證明被告「 有殺人故意及犯行」,自不得以「 殺人罪」起訴,特偵組不能任憑己意率斷用法,檢察官依法也只能不起訴處分,無法以「 殺人罪」起訴。而且,由於陳肇敏早已退休,連監院想追究都受限於「 公務員懲戒法」的十年追訴時效限制而無權彈劾,造成現在「 無俸可減、無職可降、無俸可減」的「 無三小路用」窘況。

        從軍方、特偵組、監察院都對這宗十五年前的軍營女童遭姦殺案咸表束手無策,顯示國民黨外來政權呵護不當取供的反情報隊成員、空軍軍官、前國防部長、軍法室主任、軍事檢察官等同志是如何得愛屋及烏,畢竟,馬英九的最忠心耿耿票源便是軍系、特偵組、監察院長王建煊等深藍集團,須知國共兩黨都是憑藉槍桿子出政權,所謂「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可都是次要考慮,因此,以逾越追訴時效收場,自是最佳落幕或下台階方式;儘管外界普遍質疑、懷疑不起訴另有隱情,特別是關注檢方認定「處置不當」的陳肇敏是否有行政懲處問題,司法界人士表示確實已因逾越追訴時效而無可奈何,但兩位前後任部長陳肇敏、李天羽的隔空叫陣案外案,李天羽被傳喚作證時,直指陳在會議中指示交由反情報隊接辦;不過,陳肇敏後來作證時反嗆李天羽說法,不能接受李表示反情報隊只是協辦、僅負責提供數據給憲警單位而已,並還證稱當時同意柯仲慶等人以「解剖女童錄影帶」為偵訊工具,在公文上批示「可」,純係因為「那時爆發台海戰爭危機」,若因指揮失當而引起作戰失利會影響很大,言下之意是爭取情有可原的諒解。

        然而,陳肇敏的「那時爆發台海戰爭危機」卻是不折不扣的遁詞,因為女童案在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二日發生,而台海戰爭危機爆發時間係自一九九五年七月至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五日止,總計分成七波,首先登場是從江西試射六枚導彈,目標為台灣富貴角北方,六枚均命中目標區。隨後出動艦艇、飛機在東引北方進行海上攻防演練,解放軍陸海空部隊再於福建省東山島舉行兩棲登陸作戰操演,隔年三月在福建進行「聯合九六」導彈射擊演習,發射四枚東風15型導彈越過台灣海峽,落在高雄外海西南方,同時還有一枚落在基隆外海。後來解放軍海空部隊在東海與南海展開第二波實彈軍演,三月十八日至二十五日間,陸海空再展開第三波軍事聯合作戰演習,地點刻意選在離台不到七十海浬的平潭島,演練項目包括三棲登陸、空降及山地作戰演練。時間點全在舉行首次總統直選的二十三日前後,促使台灣空軍及飛彈部隊進入最高警戒狀態,美國也調派「獨立號」「尼米茲號」航空母艦分別部署在台灣海域,解放軍潛艇部隊則緊急全部出海抗衡,雙方一度劍拔弩張,但到三月底便偃旗息鼓矣。

        因此,從上述時間的前後順序著眼,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二日發生女童案,已經是在台海危機爆發後半年光景,當陳肇敏批准反情報隊柯仲慶等人以「解剖女童錄影帶」為偵訊工具時是十月三日,距解放軍結束全部軍演的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五日,也時已隔一百九十二天之久,誠不知這位部長何苦言詭而辯什麼「那時爆發台海戰爭危機」,單是這麼一句的細微破綻,儼然已非居心叵測所能形容了,這位在馬英九一上台便被拔擢出掌軍符者,其言行舉止正是馬政權「攏係假」的真實寫照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