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軍頭」捧「軍閥」

「軍頭」捧「軍閥」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金恒煒   
Monday, 20 June 2011
        做過蔣介石侍衛長的郝柏村日前藉《蔣介石日記》大炒中國國民黨政府失去中國的冷飯,了無新意外,只覺得好笑。至於繼續賣所謂「蔣公」的神話,就讓人覺得齒冷,尤其只憑日記中「指示懷柔」一句話,就妄圖為二二八元凶的蔣介石翻案,更見出郝柏村沒有能力解讀歷史。

 

        蔣介石的失敗,其實不那麼難論定:蔣介石就是一介軍閥,成也軍閥,敗也軍閥;「蔣公」與「大帥」是一個模子鑄出罷了。所以北伐,不過是南方軍閥打敗北方軍閥而已。

        說蔣介石是軍閥,不是後人厚誣,語出於當年安徽大學校長劉文典。北伐時蔣介石巡視安徽,劉文典當著蔣之面,指控他是不折不扣的軍閥,氣得蔣下令將劉文典抓起來,要槍斃他。後來由蔡元培出面說情,聲稱劉文典有精神病,才躲過一劫。劉文典有學問也有骨氣,更重要的是,他論斷蔣介石可說是不刊之論。

        知道蔣介石的本質、本色,才能解釋蔣介石為什麼名列二十世紀殺人屠夫的第三名,共殺了一千零二十一萬四千人;這樣的殺人魔會主張「懷柔」?

        只看郝柏村恭稱蔣介石為蔣公,就知道郝既沒有西方史學訓練,也缺乏中國史學常識,更沒有民主觀念;更扯的是連近在眼前的二二八的帳都不會算,如何算六十多年前的帳呢?

        郝柏村檢討國共戰爭何以兵敗如山倒的「真相」,歸於「黃埔一期素養差」,被《中國時報》捧成「見解深刻,且言人所未言」。說的口沫橫飛,評的荒腔走板;雙重可笑。

        「誰丟了中國?」是過時課題,論者很多,蔣介石自己即多所著墨,且引一九四八年一月的一段話以概其餘。蔣介石在一次演講中說:「老實說,在古今中外任何革命黨都沒有像我們今天這樣頹唐腐敗;也沒有像我們今天這樣沒有精神,沒有紀律,更沒有是非標準。這樣的黨早應該消滅淘汰了。」

        再印證一九四七年六月的話:「我們多數將領…專橫跋扈,任人唯親,已和軍閥差不多…我們的軍隊紀律如此廢弛,精神如此低落,要與凶頑狡猾的匪軍作戰,絕無倖免於失敗的道理。」

        郝柏村不過是嚼蔣介石嚼過的口香糖。有趣的是,被稱為「軍頭」的評被指為「軍閥」的,五十步說百步罷了。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