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世界衛生組織觀察員」的騙局-我到日內瓦去抗議

「世界衛生組織觀察員」的騙局-我到日內瓦去抗議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莊萬壽   
Friday, 24 June 2011
        我們WHO宣達團不少是七十歲的老骨頭,從514傍晚飛離家鄉,兩次轉機,漫漫二十小時的長夜,我未眠也不知痠痛,閉目所見是台灣人集體被鎖在惡龍的爪下。出發前幾日,爆出了馬政府加入WHA的觀察員是同意台灣為中國一省的MOU。日內瓦之行,必須大聲揭露控訴馬之賣台,在離家前刻,我重拾久未執的大毛筆,寫四大張標語,放在皮箱外層。

 

轉到日內瓦,15日近午,方知要與衛生署長邱文達為首的馬官員坐談,有中央社等媒體採訪。我即建議出其不意,當場抗議馬出賣台灣。在團長張昭正與發言人廖林麗玲支持下,當邱起立說話,四位女團員拿著我寫的四張標語:「抗議馬英九投降中國出賣台灣」「邱文達應口頭向大會抗議」等。走到邱與駐日內瓦處長謝武樵等背後,麗玲隨即Mic高喊「馬英九」團員齊應「出賣台灣」,麗玲:「邱署長」齊應:「向大會抗議」周而復始,震撼滿堂,邱不便轉頭,只苦笑而已。接著是官員一個個的說五四三,我忍不住加以駁斥。

16日上午,終於拆穿「中華民國」的騙局,「中華民國護照」是一本廢紙。我們到達WHA報到處,申請下午大會的旁聽證,意外的被拒絕了。去年可以,「今年special rule」台灣護照不能用,要另有其他身份證明。若干來自歐美的台僑,用他國護照申請到,唯獨台灣不行,WHOMOU(WHO與中國簽訂的備忘錄)生效,難道台灣人須用中國護照,我們抗議、無效。在場的馬官員噤若寒蟬。消息即回台灣,輿情嘩然。

下午,我們書寫抗議書,向訪客服務處警衛說明請派WHO官員來接收,警衛答應轉達,但要求不要在門口聚集,日頭分外的熾熱,大家癡癡的等待兩個多小時,心情焦慮的守候。四點半,入大會旁聽的住歐洲的台商女士出場了,會議結束了,一紙抗議書都遞不進去,連TAIWAN一字也進不去,她進去時安檢外衣被脫去,露出前後有TAIWANT恤,不行,要脫去,但內衣又有TAIWAN,安全員只好說穿好外套,把TAIWAN包住,不得外露。天啊!這裡是中國的租界。台灣人記得嗎?2003年台灣被中國傳染來SARS,死了近百人。WHA大會上,中國的大官傲慢對台灣說:「早就給拒絕了」「誰理你們!」。台灣人不在乎誰理我們,我們要有自己理自己的決心。我們集合全隊,由張團長宣讀抗議書,高呼口號,我悲憤、我含淚。台灣人要拼到底。

此刻在遠方對街,馬政府的一個穿西裝官員已跟蹤我們二日,雙臂對抱,凝視著我們。是否也傳達著馬政府對台灣人說:「誰理你們!」呢?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