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棄馬保台」所引爆的「鞏案」震撼彈!

「棄馬保台」所引爆的「鞏案」震撼彈!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01 July 2011
        就在台聯募款餐會特別安排蔡李同台,準備營造前總統李登輝全面力挺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並將重提「棄馬保台」重話口號的前一天,特偵組突然大動作得宣布偵結國安秘帳案,「適時」將李登輝依貪汙、洗錢罪嫌起訴。此舉讓當事人在第一時間深感「非常錯愕」、「莫名其妙」之餘,對特偵組所祭出的「不實指控」,台聯主席黃昆輝是一針見血直批此舉係國民黨為選舉所使出的奧步;而民進黨則呼籲司法檢調理應嚴守中立,不應此時此刻選擇性辦案,畢竟該案已拖了十幾年,也已查了許久都沒進展,如今選舉將屆才忽然急驚風般得提起公訴,無疑就是擺明拙劣之選舉操作、政治追殺。而李登輝所委任的律師顧立雄則率直痛批檢察官起訴過於草率、不符合法律要件,還很抱屈表示:「國家機器需要這樣無情追殺嗎?」

 

        其實,除了上述在野者群情激憤外,中國國民黨因為颱風之故而延宕一週召開的十八全,基於馬英九已然籠罩在連任危機的氛圍中難以脫身,如果加上李登輝力倡「棄馬保台」觀點,再次批評國民黨的急遽親中的不智政策,且與其對手蔡英文同台造勢助選,確實頗讓馬團隊大傷腦筋,於是,有關單位遂同步配合馬鷹犬當局進行新一波的大整肅,刻意將該案形塑成起因於阿扁為求自保,在其與李登輝交惡後動輒重提此案拖李下水,是兩位前後任總統之間的勾心鬥角才擦槍走火,由於李、扁激化綠營內部矛盾,這才使得「鞏案」成了現階段最為驚心動魄的政治事件導火線,而且後續效應勢必還會衝擊政局並重重得影響到緊繃之選情發展;然而,回顧阿扁在擔任總統後所出版的第一本書《世紀首航》,書中老早就於「國家機密檔案空白的危機」一節透露過:李前總統 ( 已經卸任年餘 ) 有一次說,他有件事忘了告訴我,其實,他忘掉的事可能還很多,.....「無知讓人恐懼」,這是我們在政權移交時碰到的真實狀況,非常憂心 ! 可見縱然阿扁在就職前便已每週都數次前往李登輝官邸,聆聽當時的情治、軍事、外交、兩岸等單位首長親自到場報告,但當時的國民黨還是暗槓了許多機密而埋下目前的緊張態勢。

        誠如外界週所共知的不爭事實,李登輝在阿扁就任總統初期仍極具實質影響力,畢竟,他已擔任過常達十二年之久的國家元首,「鞏案」這宗密帳醜聞,最早係緣起於十一年前爆發的劉冠軍貪汙案,當時檢調深入偵辦後,才逐漸掀揭國安密帳中的「奉天」「當陽」等等專案神秘面紗,故當東窗事發後,前憲兵司令孟述美的女婿劉冠軍棄職潛逃,竟是逃亡中國福建再轉途加拿大,情報頭子殷宗文為遮掩真相遂與國安局前會計長徐炳強、國民黨前大掌櫃劉泰英,為搪塞相關單位之調查,曾特地連聯袂親赴鴻禧山莊與李登輝密謀協議解決方案。結果,最後是李不願在昔日部屬所提出之事後文件上補簽名,導致殷宗文被迫命令徐炳強將他的口諭寫成備忘錄以求自保,聲稱「鞏案」相關經費全都補助給台綜院,企圖藉此魚目混珠;孰料,這份為求自保的文件竟成為被起訴關鍵之所在,對李登輝而言雖是個人聲譽極大衝擊,但「鞏案」自政黨輪替後便已沸騰喧嚷十餘年,坊間早已有定論及相當程度之評價,別再推說因為阿扁入獄才拆解引爆這顆不定時炸彈,因為檢方準備起訴李登輝只是時間遲早而已,畢竟特偵組調查國安密帳案已八年多,直到現任檢察總長黃世銘手上台便又策馬加鞭徹查該案,還一口氣指派三位檢察官郭永發、林豐文及張進豐全面偵辦,期間究竟有無選舉考量或其它政治考量?即使特偵組發言人陳宏達再三力撇強調:「台灣選舉幾乎年年有,檢方依法行事,完全是看證據,沒有其他考量」,實際上卻是司馬昭之心矣。

        除了讓人普遍聯想到「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大選敏感時機之餘,執政當局企圖製造綠營內部自相矛盾的陰謀也隱然呼之欲出,藍媒甚且還公開放話,直指前總統在《李登輝的實踐哲學》一書中,曾經說過大話:「貪汙的人辭去黨職根本不夠,還應切腹自殺」「如今,他自己因涉及貪汙被起訴,李登輝是否會如他自己所言,切腹自殺以謝國人呢?」委實令人看了為之瞠目結舌不已,國民黨的政治操作真是出神入化、毫不遜色於共產黨,所以台灣人必須要擦亮眼睛,看清楚這場台灣民主化後最具震撼性效果的政治大戲,國民黨已經黔驢技窮到不擇手段地步,選民要以選票來唾棄操作「鞏案」後面的那隻醜陋不堪之黨政軍特大黑手。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