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反對「獨尊」:關於《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的思考

反對「獨尊」:關於《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的思考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潘光哲   
2011/07/29, Friday
        1960129,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寫了一封信給教育部長梅貽琦,要旨是拒絕擔任「孔孟學會」的發起人。胡適不願「共襄盛舉」的理由也很簡單,他始終提倡「思想自由」和「思想平等」,所以主張「打破任何一個學派獨尊的傳統」。面對著認定「孔孟學說」是中國的「文化根源」,聲言要讓「民族優良文化傳統,得以發揚光大」,並還要藉以「消滅馬列共匪邪說,進而促進世界大同」,因此,由教育部出面發動組織「孔孟學會」的行動,胡適當然「敬謝不敏」。

 

        奇怪的是,日子過去半個世紀了,教育部「偏愛」孔子、孟子和儒家思想的心態,居然還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教育部現下在推動十二年國教的行動裡,夾帶著將「四書」:《論語》、《孟子》、《大學》與《中庸》合為《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並列為高中生必選課程的動作,就是最好的例證。實在令人匪夷所思:為什麼只有儒家的這些「經典」,才是「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的內容?

 

        別的不提,被列為全國各級學校「共同校訓」的名言:「禮義廉恥」,實際上出自託名於管仲為作者的《管子》,就與儒家思想一點關係都沒有。教育部要下一代學習「中華文化」,卻總是將「中華文化」與儒家思想畫上等號,除了證明主其事者自己對「中華文化」的無知之外,再也沒有別的意義了。

        這樣說來,台灣雖然已經列居於民主國家,我們的文化思想生活,不僅沒有民主化,甚至還「倒退噜」,回到兩千多年前漢武帝「獨尊儒術」的時代。起胡適於九泉,看到教育部的所做所為,依舊和實現「思想自由」與「思想平等」的理想,背道而馳;他會採取的行動,應該不會只是寫封信向教育部長抗議而已罷?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