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有感於蔣渭水被馬英九「孫文化」

有感於蔣渭水被馬英九「孫文化」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05 August 2011
        昨天是日治時代被封為「文化頭」或「臺灣新文化運動之父」,也是自稱為「文化鐘鼓手」與「文協機關手」的蔣渭水逝世八十週年日子,馬英九利用紀念會的場合表示: 文建會計劃將宜蘭傳統藝術中心的演藝廳改名為「蔣渭水紀念廳」,期盼在今年10月「台灣文化協會」成立90週年之際揭牌,甚且還構想建置「蔣渭水紀念館」,藉此表達對於這位30年代叱吒風雲的台灣政治、文化、社會、經濟啟蒙思想家敬意;事實上,這也是國道高速公路以其名字命名之後,台灣又於發行蔣介石與蔣經國肖像的流通貨幣中,增加蔣渭水銅板硬幣,使得這位因為感染傷寒而英年早逝者,堪稱死後備極哀榮,簡直在台灣史上無人能出其右。

        馬英九並刻意透露蔣渭水生前鼓吹的「同胞需團結,團結真有力」,這付對聯現在還高掛於他的辦公室門口,聲稱有著「台灣孫中山」稱號的蔣渭水「不斷得激勵我促進團結的努力」。他還意有所指點出過去的政府對於蔣渭水,確曾長時間忽視其存在之時代意義,因此在六年前接掌國民黨主席後,便特別在中央黨部的門外圍牆上,安排懸掛大幅蔣渭水肖像,「希望讓我們自己的人民不要忘記我們的歷史」「到今天他的主張都還是令我們感動與敬佩」。言下之下,正像他上任總統後便處心積慮推崇八田與一,藉此和日本人「搏感情」如出一轍 !! 故而贏取百歲高齡的蔣渭水長子蔣松輝在致詞表示:「父親是第一代接受現代化教育的台灣人,也是第一位以台灣做診斷、第一位坐政治黑牢的醫生,他很敬佩馬總統願意誠實面對歷史,認同他父親的理念與作為,也認同台灣這塊土地」,果真也間接達到了被「認同」的加分效果,顯示政治手腕之包裝益加細膩,連蔣渭水也都冠上「台灣孫中山」高帽子,難怪蔣氏後裔會回以敬佩之意。

        猶記蔣渭水在最後的遺言中重申: 「凡我青年同志務須努力奮鬥, 舊同志亦應加倍團結, 積極的援助青年同志, 切記為同胞的解放而努力」! 堪稱壯哉斯言 ! 其生前希望後人追隨腳步前仆後繼 ,尤其平生倡導四項志業;其一是組織以「助長臺灣文化之發展為目的」的「臺灣文化協會」、其二為創辦首份屬於臺灣人報紙的《臺灣民報》、其三為公開籌組政黨「臺灣民眾黨」、其四為組織全臺灣第一個工會「臺灣工友總聯盟」。在上述四大社運中,對臺灣民眾最具啟蒙意義者莫過於「臺灣文化協會」的創立,因為各式各樣的文化活動,不但被肯定為臺灣啟蒙運動之濫觴,更被視為上世紀之臺灣「本土文化」與「世界文明」接軌的成就,即使蔣渭水身後的迪化街「大安醫院」,後來房舍易手轉為「義美」食品之第一家門市,結果在這波塑化劑大風暴中,本土的「義美」品牌完全經得起高標準檢驗,堪稱亦為光榮的香火一脈相傳、歷久彌新之彰顯,實乃台灣真正本土精神再受肯定 !

        然而,被馬英九「孫文化」的蔣渭水,這位得年僅僅 41歲的不世出人才,早年對「反革命」的袁世凱反感至極,曾唆使台灣醫界大老杜聰明聯袂翁俊明攜帶傷寒病菌,經大阪轉往北京準備潛入自來水廠「下毒」,結果,因為戒備森嚴無從下手而作罷。蔣渭水毒殺不成遂又動腦筋到日本皇室,計畫在總督府朝貢的麻豆文旦內注射傷寒病菌,但這「暗殺」殖民者的計畫也告敗北,可見蔣渭水與眾不同的抱負並非紙上談兵而已,回顧他那波瀾壯闊的非凡生涯中,曾被日本政府判刑四個月,亦即台灣史上著名的「治警事件」!結果是他將入獄視同「就學」,而且「入學後讀書的成績還更良好」「我在牢中是談笑有英雄、往來無白丁的家宅」「恍惚是居天下之大道的路上,做躍躍進取的工夫哩」!簡直是利用坐牢練習思想武裝。所以,出獄後還率眾抗議鴉片公賣制度,甚至於跨海向日內瓦國際聯盟提出嚴正的控訴,導致日本下令台灣人「禁止結社」,並收押蔣渭水以示懲戒;但對「台胞非武裝抗日運動最具影響力、又能發揮民族運動影響力」的蔣渭水而言,此舉不啻更加凸顯異族統治者的黔驢技窮,如今,蔣渭水再被流亡來台的政權「孫文化」,拿他與八田與一當祭旗包裝,國民黨的統治步數真是日新月異、而且還標新立異啊。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