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二次寧靜革命」與再次「柔性政變」

「二次寧靜革命」與再次「柔性政變」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1/08/12, Friday
        備受朝野高度關注的宋楚瑜動向和親民黨是否投入立委選情,終於在醞釀個把月後亮出第一張底牌,宋楚瑜在立委提名記者會中揭櫫「這是二次寧靜革命」,並刻意以這句話來拉開序幕作為開場白,兩天後,再透過電視訪談親上火線闡述「寧靜革命」意涵,詳細提示重點有三 : 第一是「政府體質的改造」、第二是「第三波產業革新」、第三是「建立信任工程」;此其中,所謂的「信任工程」不只是人民對政府要信任,更是人與人、人與組織之間的信任,宋楚瑜認為總統選舉制度可改變成「絕對多數制」,亦即必須過半數而非現行「相對多數制」,他認為這樣改不論對藍綠都是好的,因為「藍軍可以解惑,綠軍也可以解惑」,同時可使立委、總統併選全都火速通過,修憲也絕對不會來不及;但在「解惑」之外的「二次寧靜革命」,宋楚瑜反而未再深入重申,徒然使得李登輝執政期間最為世人所稱頌的憲改功績,彷彿迴光返照一下,並未激起政壇火花,這是非常弔詭的現象,隱然也是宋楚瑜和親民黨在即將開打的選戰中,特別所預留之伏筆?!

 

        回顧波濤洶湧的台灣民主化發展過程中的「寧靜革命」,是李登輝自一九九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石破天驚劃開修憲序幕,首先賦予國會全面改選之法源,同時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及制定兩岸關係法制化基礎,李登輝是真的放手一搏在做總統所該做的事,隔年五月二十七日,他再修憲將總統任期從六年砍為四年,而且還做成省長民選之重大決定。上述這兩大憲改工程,造成當時黨內部非主流派的集體焦慮,因此發生了國民黨十三全三中全會上始料未及的「批李大會」,但卻也造就了宋楚瑜成為空前絕後的唯一台灣省長之歷史地位!當時,這種修憲歷程便被海內外輿論形容為台灣第一波民主改革的「寧靜革命」,新聞局也特別印製成英文版的「寧靜革命」專書以廣宣傳,宣揚此舉奠定台灣日後大步邁向民主化的基礎,這或許也正是宋楚瑜刻意要釋出「二次寧靜革命」之用心,藉此提醒後人不要忘掉昔日憲改的打拼與努力、以及李登輝忍辱負重才好不容易獲致的民主成果。

        但是,長達十二年的六次修憲公工程還是未盡完備,政黨輪替後的藍綠惡鬥較諸國民黨內鬥還更加棘手與惡化,因此,宋楚瑜才會不憚其詞再次完整闡述「二次寧靜革命」。他強調倡議「二次寧靜革命」對於泛藍內部的整合是有困難,坦言無法接受國民黨祭出高姿態的「三原則」,親民黨必須提名不分區、也一定會提區域立委,橘營的不分區立委一定不會像國、民兩黨成為「區域立委和派系的疏洪道」,至於他上個月所謂「選總統的想法幾乎是零」之氛圍,目前已然身不由己得演變成「就說變成一了吧」,故他不但強調自己對於國防、內政甚至外交方面的能力,還形容本身像似戰國老將的廉頗,「按兵不動是在等後時機」而已,言下之意,比起上次受訪時的參選總統意願是明顯表露了一些,因為國防、外交方面的職權是屬於總統而非立委層級。

        對於如此戲劇性的變化,宋楚瑜還公開表示三年多以前,國民黨曾一舉拿下了七百多萬張總統選票、以及國會高達四分之三的席次、並還擁有十八席之多的縣市長百里侯,如許亮麗的執政基礎可是連台灣「戒嚴時期」施行高壓統治的兩蔣都望塵莫及,理應要有一番作為;但為什麼人民會不滿意呢?泛藍要拿出讓人肯定的政績,而不是要求支持者含淚、甚且是含恨投票,畢竟前途是掌握在台灣人手上。宋楚瑜甚且表示他羨慕鄧小平之三起三落際遇,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在一九七八年便宣布中共不再搞階級鬥爭,就是這樣的觀念才改變了中國共產黨,如果台灣現在還繼續搞藍綠鬥爭,那就是連對岸都不如了,此外,他還質疑國民黨再執政時花掉七百多億元消費券,結果,民眾見到中國首富陳光標竟還下跪要錢,而香蕉滯銷時的應變措施,「馬辦竟然不如台辦」,顯示當人民需要政府的時候,國民黨政府到底在哪?政府是迫切需要「體質」改造,並且更要「革心」,這也是他提出「二次寧靜革命」的原因之一。

        對於宋楚瑜這種大動作,中共深恐王作榮所說的" 成事未必不足、敗事絕對有餘" 狀況一發不可收拾,於是不久前特地透過連戰邀宴宋楚瑜、王金平等要員,據傳有人便在這一闢室密談場合中,對宋表達北京當局不希望他與國民黨內訌,俾免民進黨的蔡英文在泛藍內鬨中魚翁得利勝出 ! 這項來自中國的訊息使其倍感壓力,故對各界近日來的勸進選總統之聲不斷, 他卻按兵不動,並自嘲「老將按兵不動有戰略上的考量」!而且還回敬表態「就算不選,也不是因為有人拿槍砲要他不能選」,該衝的時候就會衝到底,意味著深諳政治險惡的他很清楚目前處境,特別是中共當局已經由「國共平台」示警,比起昔日有人高呼「聯共制台」還更加赤裸裸,對於如此檯面下的運作勸阻,不就是再次準「柔性政變」的翻版,根本就是中國干涉台灣內政的叛亂行為;身為一邊一國的正港台灣人,豈能袖手旁觀或坐視中國協助馬英九遂其「化獨促統」之所願!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