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斗六市長補選說起

從斗六市長補選說起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   
Tuesday, 13 September 2011
        上個月下旬,斗六補選市長,代表民進黨的張聰明敗給藍色廖福本的媳婦謝淑雅二千票。如此結果,令我感到痛心及遺憾,其中的原因,有感情的關連及理智上對於斗六鄉親的不能脫胎換骨感到痛心。

 

        感情上的創傷,源於斗六是我的故鄉。我在斗六出生、長大,離開她到台北謀生雖已數十年,我幾乎一個月就回去一次,每當火車跨過濁水溪,一片青翠的綠色山脈及農田盡入眼簾,親切、溫暖、輕鬆的感覺即在全身擴散,真的像回到母親的懷抱般,一身舒暢起來。這麼深的感情,對斗六的變化,自然特別關切。

 

        這一次的補選,是因為國民黨的市長當選人買票被法院判決當選無效而舉辦的;之前不久的一次市長補選,則是因為藍色市長貪污被判刑,他主動辭職,卻又趁判決未確定前參選,斗六人居然支持他再次當選。此外,更早之前國民黨的立委張碩文也因買票被判當選無效而補選,法院認定他在斗六地區多處買票,斗六人向來有偏藍的傳統,連藍色貪污犯也不嫌棄,令人匪夷所思。但從這麼多次的當選無效、重選,原因全出在買票文化的劣習不變,看來是孫中山影響斗六人偏藍,才是真諦。此次市長補選,斗六郊區村里傳出一千、二千元的買票行情,自然不令人意外,綠色參選人張聰明雖敗猶榮,法務部長卻影射他來不及買票而落選,除了掩飾檢調查賄不力之實情,他不該得了便宜又賣乖,對張落井下石,終招來張上法院按鈴控告他誹謗;咎由自取,提供再次考驗檢察官公正度的機會,容我們拭目以待。

        斗六是雲林縣縣治所在地,而雲林縣是農業縣,也是有名的窮縣,工商不發達,自然培養不出資力雄厚,且願意花錢與國民黨勢力爭鋒的在野政治人物;反觀國民黨不但有雄厚的不義黨產,並有掌控中的農會、水利會系統人馬可供驅使,應是每逢選舉必然孫中山滿天飛,而藍色人馬多能勝選的原因。雖然如此,雲林歷史上還是出了一位不信邪的民主鬥士黃麻先生,不惜散盡家產,多次參加選舉,在最後一次與國民黨人爭縣長的選戰中,他終於贏了,但山區的票遲遲開不出來,國民黨的魔掌又演了停電的「奧步」,最後的結果自然可想而知;此役雖有林義雄、姚嘉文兩位大律師仗義出面為黃麻打官司,還是得不到平反。「古坑事件」一書,即是兩位大律師為歷史保留冤情的著作。國民黨雖然搞贏了對手,卻讓民間的公平、正義感輸了,此後,再無人與國民黨相爭,不幸的雲林縣遂競出藍色的走路、貪污縣長及黑底的民意代表。這是國民黨的罪惡,帶給雲林縣的禍害,包括六輕設在麥寮,讓百姓吃足苦頭在內。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冷暖點滴在心頭,斗六市長補選,國民黨是贏了,但買票發揮不了作用的大型選舉,人民會還給綠色公道,斗六人也不會例外,劉建國就是一例,蔡英文絕對會是另一例。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