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感慨《玉山週報》停刊與「國際新聞協會」迴響

感慨《玉山週報》停刊與「國際新聞協會」迴響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1/09/30, Friday
        由陳師孟與獨派大老辜寬敏創辦「綠色逗陣工作室」,在「快樂電臺」開講年餘便告停播。呂秀蓮也於日前宣佈暫時停刊《玉山週報》一年,阿扁的《蓬萊島週報》據傳也搖搖欲墜,以致外界冷嘲熱諷「即使能夠籌到6億元,也難以逃脫《臺灣日報》《新臺灣週刊》等媒體停刊宿命」,藍營媒體甚且直指由卸任副總統領軍、綠朝官員主辦、並鎖定特定政治立場讀者的週報,一口咬定不會「叫好叫座」,所募集的資金也很容易燒完,終將步上《臺灣日報》《新臺灣週刊》等綠媒覆轍而被迫相繼「喊停」!

 

        除了媒體「喊停」之外,李筱峰在最近出版《烏鴉不快樂》時,亦出乎意料地宣稱: 這是「最後一本政論集」,因為不想再多寫政論了!儘管「那個侵佔國家財產近千億元至今仍不歸還的政黨,依然能呼風喚雨」!儘管「一個全家都拿美國籍的人,竟然被台灣人選為總統」! 儘管「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已成台灣社會流行的俗諺,變本加厲拿司法當政治整肅工具,台灣人敢當總統,統統起訴! 等等說不完的例子,面臨二○一二年的危急存亡之秋,竟然失魂落魄,擲筆浩嘆!寫不下去了! 因為積重難返的社會大眾,依舊難改其深層結構的奴性;受虐性格極深的台灣人身上揮之不去;「斯德哥爾摩徵候群」依然在台灣人民身上集體發作。尤其痛心疾首的,在台派的綠營之中竟也出現「國民黨化」的現象…決定少寫政論,決定漸漸離開政論的跑道,回到歷史論述的途徑。… 這是我生命史上的最後一本政論集。

        對於上述綠媒「喊停」及知識份子封筆現狀,忽然想起新聞界知名前輩「大公報」張季鸞,生前抱持「我們都是文人、文人何必刻薄文人」之同理心辦報,因此吸引各路好手雲集而造就「大公報」有口皆碑地位,再徵諸歷時三天的「國際新聞協會」(IPI)台北年會剛好於日前落幕,會議從「竊聽門」調查採訪到「茉莉花革命」與社群網路發展,莫不掀起會場來自各國新聞工作者熱烈的討論。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首度來台的BBC執行長湯普森,他在應邀演講中直指「擁有一個絕對真正值得信賴的新聞媒體,將比過去任何時候都要來得更加重要」,若把上述兩種中外報人的觀點融合,不啻呈現台灣現階段新聞界與知識份子所投射出的一片低迷氛圍,彷彿是與過去擇善固執的精神、以及目前之世界潮流是反其道而行 !

        回顧已故的「東京外國記者俱樂部」會長李嘉,過去曾將出席「國際新聞協會」希臘年會時的觀感,發表於我當年主編的《大學雜誌》上,他並於我當時剛出版首刷之拙著《名人,這一天》不吝賜序「緬懷與展望」勉勵有加,故特在半月前新版付梓之最後頁的" 壓卷 " 處收錄李嘉昔日之全文,除自我鞭策要在現階段之低迷氛圍中更加努力筆耕以展現硬頸外,謹節摘數段以饗讀者 :

        漢勳是一位傑出的年青編輯與記者,除了具備博覽群籍、下筆千言的新聞人基本條件以外,他活動範圍廣,行動能力強,已在臺北的出版、雜誌和報界中嶄露頭角。他有令人瞠目的衝勁和幹勁,據聞在三、四年前,曾經一手包辦兩份雜誌編務,當發稿、截稿期限接近時,居然能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為怕瞌睡,站著編撰,如期交稿付印。

        這股衝動幹勁,是漢勳能在報界、文壇有今天的成就,我最初以為他是一位「游擊 ( Free-Lancing ) 編輯」,但我始終覺得編輯這一行應從記者做起,更何況他筆快腳勤,應該進入一家大報專心採訪,做一段時期的記者。後來,我看到他所著的《臺灣商戰風雲錄》一書,其中蒐羅了近二十篇他已在各報所發表過以臺灣商場為採訪對象的報導文章,使我對他的才華與作品,有進一步的認識。我認為他是今天華語新聞界最缺少而又最需要的 Investigative Reporter,能對事件和人物,做比片斷的採訪更深入的調查研究,把蒐集的資料整理成章,為讀者撰寫平實卻生動的報導,尤其是他那時在政治掛帥、經濟科技尚未起飛的時代,已能銳眼把筆鋒對蛻變中的臺灣工商界,留下一系列不僅可讀性高,並有值得保存、富於史料性的報導文學作品,這是可喜可賀的個人成就。這一兩年來,漢勳參與了好幾件國際性的出版與文化計畫,有機會出國多次,訪問日本、東南亞乃至歐洲各國,見聞俱增,交遊更廣。站在這個關頭,蔡漢勳固不妨回首緬懷一下過去的滄桑與成敗,但更重要的,該是往前看去,在今後如何善用自己的才能、學識與蓄積的經驗,創新開拓,建立使個人有成就、對家國有貢獻的事業」。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