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建國」感言

「建國」感言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吳芸嫻   
2011/10/14, Friday
        1010日是「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日子,有媒體祝賀中華民國「生日快樂」,也有媒體譽「中華民國」為百歲人瑞,樹立了可喜可賀的歷史里程碑。然而,在璀璨的國慶煙火下,是否也讓我們來省思「國」是如何以為「國」?! 

        似乎所有國家的建立都脫離不了「暴力」與「勇氣」,首都在南京的「中華民國」宣稱百年前在中國武昌起義,推翻漢清異族統治,轉而在1945年統治1911年建國時期不在領土範圍之內的「台灣地區」;在75%的台灣人認同下,將「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鄉愿精神發揮到極致,所以會有所謂「今天的中華民國的政府,其實就是台灣的政府。」的說法。因此,台灣人和中華民國國民的共識和最大公約數其實並不難掌握,就是「愛好和平」、「活下去」,這也是看完「賽德克、巴萊」,有人評價「為什麼一直殺人?」的原因,對於「好死不如賴活」的民族而言,如何去理解風中緋櫻短暫的淒美?!

        對於一般國家而言,國家具有解決個體孤獨、不自由、害怕死亡等三種生命恐懼的功能,如果「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執意要擺脫國家歷史的包袱(雖未必能如願,戰爭的避免,到底該寄託於強者的仁慈?還是弱者的勇氣?),而又要成就「國家」,那麼「國家」的「現在進行式」還是必須滿足一些條件,也就是說,「建國」如果不是憑藉著「暴力」和「勇氣」,那麼也必須至少是一種持續地、進步的社會運動。國家不僅要有人民,更需要懂得保障自我權利、善盡義務、履行社會責任的公民;國家不僅需要土地,更須重視土地資源公平分配、合理利用、確保環境永續的土地策略;國家的主權不應流於儀式或象徵符號的展演,而應將重點置於國際舞台,爭取承認。畢竟,新台幣是否有價值,並不取決於上面的圖案,而是在於市場的接受度與流通量;也就是說,「主權之爭」戰場是在國際社會,而不在「台灣中華民國」。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政治競爭」當然就是「建國」最根本的基礎,特別是宣稱民主的國家,政黨的公平競爭,是產生優質政府的必要條件。台灣人民有幸,有兩個以上的政黨可以選擇,然而,如何智慧評判,將國家機器交給有能的經營團隊,以解決當前台灣財政惡化、債台高築、社會分配不公、環境危機等問題,將有賴選民雪亮雙眼,才能逐步鞏固「建國大業」。

最後更新 ( 2011/10/14,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