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中華民國靠台灣

中華民國靠台灣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廖恆獨   
Wednesday, 19 October 2011
        其實已經滅國六十年以上的所謂百年國慶終於在凌亂、不知所云的各項表演中落幕了。從前一天開始,就有原住民同胞舉著「民國百年、原民千年」的標語,到總統府前「出草」,抗議馬政府強迫被殖民的原住民配合參與各種「百年」相關活動。這些活動的名稱都不倫不類的冠上「原民百年」的字眼,問題是,一百年前中華民國建立的時候,原住民自行抵抗日本殖民統治的做法又不是響應辛亥革命,到底跟建國百年有什麼關係?

 

更壞的是,今年的各項國慶表演,還是用了大量的原住民舞蹈來化妝,問題還是一樣,原住民的舞蹈的確很美麗,但是跟辛亥革命碧血黃花的歷史有什麼關係?許多從小被洗腦的孩子會反問:「有關係啊!要不是中華民國抗日,台灣怎麼會回到祖國懷抱,原住民怎麼可能擺脫日本暴政?」原住民擺脫了日本,卻跑來國民黨,有比較好嗎?

剛好賽德克巴萊正在上演,可以來一堂歷史課。的確日本是殖民者,但不能說中華民國二次大戰時成為戰勝國就是解救台灣同胞或原住民,因為,民國36年的228就是另一場壓迫展開的證明。以教育為例,當時,原本以日語教書的台籍教師都被要求要改以華語教學,漢人教師雖然也有轉換上的困難,但畢竟母語是台語或客語,改用華語教學的適應速度比較快 ,但已經非常吃力。原住民教師則更可憐,因為母語不是漢人體系的語言,造成轉換上徹底的困難,不少受過高等教育的原住民師資,在這個過程中只能選擇離開教育界,看起來是自願的,其實是被迫。賽德克巴萊故事中擔任番童教育所教師的花岡一郎如果活到國民黨接收台灣,應該會面臨更嚴重的認同危機。台籍教師出現空缺,補過來的師資當然就來自中國大陸,許多師資根本輕視台灣已經現代化比中國進步的事實,甚至連標準國話也講不好就開始教書。造成台灣有一整個世代鴨子聽雷,教育出現嚴重的斷層,也產生一整個世代的台灣人普遍懷念日本殖民者的現象。

清朝割讓台灣給日本時,移交的地圖上,台灣中部山區一片空白,沒有畫上任何東西,意思就是說,此處為化外之地,這時距離清朝打敗鄭家王朝已經兩百餘年。日本人一來,為了山林物產就開始調查想把中部山區的地形圖完成。當然,遭到原住民強烈的抵抗,其中有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原住民雖然族群眾多,但都自成國度。也就是說,清國雖然自以為可以割讓台灣全境給日本,但生活於清國化外之地的原住民可不是這樣想。日本等於是擺平了清國,還要跟台灣島上的好幾個小國家進行大大小小的多次戰役。戰後,這些掠奪而來的土地竟然直接依循日本殖民者的規劃,劃歸國有地,而不是還給原住民各族。

三峽大豹溪泰雅族頭目的後裔,樂信瓦旦,漢名林瑞昌,是一位奉獻山地醫療的醫師,受完整日本教育,也是原住民精英。他參與二二八事件時,在調停方面做出許多貢獻,穩住當時的局面,而他也在當時,重提日本時代就講過的「還我土地」的訴求。之後,在他台灣省議員任內,據說是被當局記恨,竟然被國民黨以栽贓的方式,以貪污罪遭到槍殺。成為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迫害原住民的最顯著案例,同案鄒族高一生的後代,就是原住民歌手高慧君。

中華民國對原住民而言,就是外來政權殖民者,千年以上的歷史,卻被強加上百年的名目,情何以堪?蔡英文說:「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卻被宋楚瑜訕笑為廢話一句,暴露出其所謂可以體會台灣人被迫害的感受,純屬欺騙選票之做戲。他可以體會自己被馬英九迫害,卻還是不了解台灣人因為有被迫害的經驗,講話其實都折衷、讓步很多。其實蔡英文的談話已經是一種讓步,從原住民和廣大台灣人民的遭遇就可以知道,蔡主席沒有說出的話其實是:「中華民國靠台灣」啊!丟失祖國的流亡政府倚靠殖民地的同時,還這樣將給與庇護的台灣人、原住民加上「百年」的小帽子,實在是喧賓奪主啊!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