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何以此時此刻非法辦李登輝不可?

何以此時此刻非法辦李登輝不可?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1/10/21, Friday
        延續阿扁在二次金控案從無罪逆轉被判十八年徒刑後,另位台灣人前總統李登輝也被特偵組指控涉嫌貪污而成為第二位遭到法辦的卸任國家元首,如許頗令外界跌破眼鏡的發展,使得台灣儼然像似南韓政局翻版 ! 因為朴正熙遇刺後的全斗煥與盧泰愚兩位軍人大統領,下野便被繼任者繩之於法,因此,當李登輝遭到他曾盛讚「好處是『clean 』(乾淨)」的馬英九政權起訴時,朝野自是震驚不已,一般咸認可能與李登輝揭櫫「棄馬保台」的政治動作不無關聯,也有挺李人士質疑純係國民黨選舉奧步;而民進黨甚且公開呼籲當局不應此時此刻「選擇性辦案」,好歹該案已拖延十七年之久,檢調亦查案許久都無進展,如今總統大選即屆才石破天驚般得起訴法辦,似乎就擺明是政治清算鬥爭的另類追殺。

 

        李登輝本人對於特偵組祭出的指控深感「非常錯愕」與「莫名其妙」,其委任顧立雄律師則是直指檢方起訴過於草率、不符合法律要件,並很抱屈得公開表示:「國家機器需要這樣無情追殺嗎」?顧立雄在首次庭訊後轉述,他與前總統李登輝見面時,提到此事都怒不可遏,幾乎都要罵上兩小時才罷休。尤其是有隻黑手刻意營造成是因阿扁為求自保而拖其下水,導火線緣自兩位前後任總統間的勾心鬥角才會擦槍引爆;然而,阿扁雖在獄中也適時於開庭前兩天透過固定專欄寫道:

        「李前總統被特偵組起訴涉吞『奉天專案』墊付的剩餘款七七九萬美元。所謂『鞏案』就是李前總統於一九九四年參加曼德拉總統就職典禮,為了鞏固與南非的邦誼,所必須支付的外交款一千萬美元,先由總統的國安密帳的『奉天專案』墊支,嗣後外交部歸墊,剩下七七九萬美元跑到台綜院去。『奉天專案』本金三十億元,在最後的六年,平均一年能夠支配使用的經費高達一億元以上,主要在機密外交的工作推動。總統的特別費,除了國務機要費外,國安密帳的『奉天專案』也是,而且比任何特別費都特別。因為國安密帳不必編列年度預算送立法院審議,更不必送審計部完成審計決算。政黨輪替,國安密帳的唯一出納劉冠軍 A『奉天專案』一億九千萬元,無法清楚移交才爆發。我批示國安密帳二個專案將近四十億元全部繳庫,由於很多機密外交工作是延續性的,才會動支到國務機要費,這也是八月二十六日高院更一審判我貪污無罪的原因。

        元首外交的推動,是從李前總統時代才開始,....大筆的援贈款,不管是為了鞏固邦誼或拓展國際空間,則來自外交部的年度預算或行政院的預備金,....外交工作是不能中斷的....就像『鞏案』的錢不能不支付,但給了錢不久南非還是和我國斷交。外交工作的推動有時就是要花冤枉錢....。中間沒有對錯的問題,如果司法也去追究總統的政治作為,豈不奇怪!? 做為國人一分子,關心的是國家的整體利益。在正常國家,外交利益只有一個,是不分彼此,沒有顏色之別的。現實的國際政治裡,願意幫台灣發聲、為台灣奔走的國際友人原本不多,但一件又一件機密外交的偵辦審理,『意外』地洩漏台灣之友名字,導致我國在國際社會更加孤獨,絕對是台灣國人的損失!」

        阿扁所提及的「劉冠軍案」係於十一年前政黨輪替之際爆發,東窗事發後,這位前憲兵司令孟述美女婿的劉冠軍棄職潛逃,國安局長殷宗文為遮掩真相遂與前會計長徐炳強、劉泰英,為搪塞檢調查詢遂密謀協議解決方案。結果是李登輝不願在昔日部屬所提之事後文件上補簽名,導致殷命令徐炳強將其口諭寫成備忘錄以求自保,聲稱「鞏案」相關經費全都補助給台綜院,藉此魚目混珠;孰料,這份為求自保的文件竟成為李登輝被法辦之關鍵所在,對其造成個人聲譽極大衝擊。有關單位企圖移花接木製造綠營內部矛盾的陰謀,隱然呼之欲出時,藍營還公開放話宣稱在《李登輝的實踐哲學》一書中,前總統說過大話:「貪汙的人辭去黨職根本不夠,還應切腹自殺」「如今,他自己因涉及貪汙被起訴,李登輝是否會如他自己所言,切腹自殺以謝國人呢?」委實令人聞之瞠目結舌不已。

        對於這種追殺異己的情形,作家老包在最近出版的《李登輝之「我」》新書中序文特別有感而發指出:

        「將近三個月前,國民黨的馬政府利用政治打手特偵組,污衊前總統李登輝在十七年前,曾有『貪污』嫌疑時,寫了一篇文章說:台灣的民主環境,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有一大半是李登輝當年自我限縮權力去換來的──包括...廢除可以整肅異己的方便法律、裁撤可以當自己超級武器的警總.…;因此,馬先生和特偵組的社會地位,根本就是來自於李先生的民主路線,現在反過來對李先生進行鬥爭,這種有悖天理的政治操作,是不可能獲得社會認同的。果然這個事件引起社會強力反彈,就連馬陣營的一些深藍朋友,也覺得此舉實在太過分」! 然而,對於已逾九旬高齡的李登輝而言,法院對這位前總統開庭的意義與啟示,不啻告訴台灣人,如再縱容流亡政權的司法繼續選擇性辦案,則台灣民主及基本人權堪虞。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