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和平協議就是芬蘭化

和平協議就是芬蘭化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王思為   
Monday, 31 October 2011
        兩岸問題之所以棘手,主要是由於台、美、日、中等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之間有相當複雜的國家安全考量與亞太戰略利益糾葛,因而發展出一套戰略性模糊的做法充當兩岸應對準則,使得所有利害關係人之間的關係有時在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有些緊張、但實際上又不至於有真正衝突發生的危險。美方對陳水扁總統時期的衝撞式外交感到不滿乃係華盛頓認為這種戰略性模糊的默契受到破壞,明顯損及美方利益,因此處處抵制台灣開拓主權空間的相關作為;然而現在馬英九拋出和平協議的目的卻是要將兩岸問題制度化,試圖用制度性的框架將其他利害關係人排除在外,亦即將兩岸問題內國化、不讓美日插手台海事務,這也是另一種破壞戰略性模糊的政策暴衝;但更過分的是馬陣營一直強調這是延續2005年連胡會的基礎,等於是硬要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吞下國共雙方私相授受的檯面下交易,因此馬版的和平協議不僅是將台海國際問題一中化、而且還是國共內黨化,所以和平協議如果不能經由台灣人民公投決定,那豈不是把台灣人當成國共兩黨的禁臠?

 

        特別是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楊毅也強調達成和平協議符合「中華民族整體利益」、應「考慮兩岸同胞的願望」,大批蔡英文所提兩岸政治協商前後須經公投的主張,蠻橫地用所謂中華民族的大帽子扣住「兩岸同胞」,吃盡台灣人豆腐、否定台灣人民的獨立存在事實,更不願意讓台灣人有任何公投的機會,這種動輒以老大哥身分下指導棋的做法,難道不是干涉「中華民國」內政?馬英九難道不用在維護「中華民國」國格的前提之下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嚴正的抗議?如果馬政府只會跟中共一搭一唱,一步步地把台灣推向芬蘭化(Finlandization)的深淵,凡是都要先徵詢老大哥的同意、處處都不得與老大哥唱反調,這種讓渡主權尋求偏安於一隅的行徑又怎有辦法跟李扁時代的和平協議構想相提並論?

 

        如果和平協議真是一項舉國支持的好政策,如果和平協議真能替台灣創造幸福,那麼馬英九又有甚麼理由可以不讓這麼美好的理念攤在陽光下,光明正大地接受全民公投檢驗?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