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簡吉先生安在?

簡吉先生安在?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延輝   
2011/11/14, Monday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十月底在退伍軍官前說,以往有了戒嚴,才有今天的民主政治。事實上,世界上白色恐怖最長,最殘酷的戒嚴在台灣,這是學界所公認的。依官方統計,三十八年期間,至少有七千一百多件不當的審判,其中七百八十九件是死刑。一個人最寶貴的是生命,一但生命被剝奪,正如江國慶案一樣,就是解嚴後,整個家庭還是陷入煎熬當中;更不用說,在那淒風慘雨的恐怖時代,沒有公開審判就處決的人,當局嚴厲監控受害家屬的行為,並誣指為社會敗類,以至周遭的人不敢接近,事隔數十年,到目前心中都還餘悸猶存。

        在這些不當審判的死刑犯中,最令人惋惜的人是簡吉先生。雖然在一九五一年間被處決,但是台灣人的心中,並沒有遺忘。最近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暨各大學及美日韓的學者參與下,11/12在其母校台南大學舉辦一個「簡吉殉難六十週年---簡吉與台灣農民運動國際學術研討會」。這個研討會將對簡吉的歷史地位有進一步的確認。

        簡吉一九O三年出生於鳳山。一九二一年畢業於台南師範學校,隨即任教鳳山國小,後再轉高雄市三民區三民國小。他為爭取農民的權益,二十出頭就勇敢地踏入社會與地主和當局周旋。

        在日本大正天皇時代,台灣社會受日本民主思想和集會自由影響下,各種政治團體林立。簡吉剛好躬逢其盛,一九二五年中,因為反對陳中和新興製糖會社收回佃農的土地,在鳳山與農民們共同成立了「鳳山耕佃組合」,後擴大為「台灣農民組合」。到了一九二八年成了當時最大的政治利益團體。隨後由於共產黨的滲入和日本政府的反共政策,該農民組合於一九三一年被鎮壓後,形同解散。簡吉為此付出十一年徒刑的代價。

        近十年來台灣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大,多數受雇者的實質所得,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減少。失業人數從45萬增加到60萬。派遣勞工已達60多萬,無勞健保的工人,數以萬計,貧窮線以下的家庭多出一倍,國內最高五%的平均所得與最低五%的人擴大至66倍。社會集體創造出來的GDP成果,只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上;尤其這兩年來房價高漲,使受者毫無償還的能力。而當局者只顧少數人的權益,從不理會弱勢族群痛苦的心聲,因此加劇了台灣的M型化社會:貧者愈貧,富者愈富,中產階級所剩無幾。而在我們的心中只有吶喊著:簡吉先生安在?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