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最寒冷的冬天」已然來臨 ?

台灣「最寒冷的冬天」已然來臨 ?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16 December 2011

        時序節令上的「冬至」雖然尚未屆臨,但這一兩週以來的冷氣團驟降,除在玉山早已降下瑞雪、淡水氣溫跌至十度外;坊間政壇所掀騰的「宇昌案」,使得朝野有識之士咸皆不寒而慄,因為這宗生技投資案本是美事一樁,孰料竟會引爆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涉嫌偽造公文書、堂堂閣揆吳敦義叫陣放話「叫伊免驚」!更令人難以茍同的是吳揆牽手,竟敢睜眼說瞎話公然抹黑「將國家的十一億元搬到自家公司」,另外,邱毅、林益世、謝國樑之流的口說無憑者傾巢而出,不得不讓人為之錯愕與傻眼,一場選戰何需如此窮斯濫矣? 導致中研院院士陳良博哽咽感嘆「讀書人做沒良心的事」!在野黨也指控「整個國家機器行政不中立、公然作弊出奧步,宣稱執政者已失去人民的信任」,究其源由,雙方之所以針鋒相對、唇槍舌劍,主要是攸關明年總統大選之勝負,如果國民黨敗北,則馬英九勢必引咎辭卸黨主席!牽一髮而動全身到可能萬劫不復之境,所以狗急跳牆、口不遮欄、竄改公文全都豁出去。

 

        猶記七○年代在日本之暢銷書《北京最寒冷的冬天》,該本自中國移民東瀛的華裔作家夏之炎(筆名恰好與書名呈現強烈對比)力作,中文版在台灣被六家出版社爭相搶譯!主要是內容對於中共腥風血雨十年之文革鬥爭的描述,由於言人所未言、超乎台灣人之想像,故在當時的盜譯版居然多達數種之多!可見國人對於批鬥成性的中共本質是多麼好奇而想一窺究竟!特別是「四人幫」在文革始軔時,都由陰謀善鬥或工於心計的女性打頭陣,不管是江青或過去之慈禧太后、則天武后……等等叱吒風雲者,縱使當年全是不甘雌伏之輩,但終究難逃敗北宿命。審視今天在台灣登場的國民黨政權保衛戰中 ,從被按鈴申告之劉憶如、蔡令怡、周玉寇等人,或仗恃立委保護傘的洪秀柱、潘維剛、徐少萍等人,似乎都讓外界頗有似曾相識之感,納悶著何以這廝要淌政治惡鬥渾水、或幫忙垂死掙扎的流亡政權、攪局而造成台灣「最寒冷的冬天」之氛圍 ?

        回顧四十四年前在中國所爆發的文革,曾使大江南北陷入無政府狀態,當時文批武鬥場景肆虐達十載之久!在此生靈塗炭期間,各式各樣抓拿「牛鬼蛇神」之大字報,較諸毛澤東早於一九五二年元旦便號召軍民「大張旗鼓地、雷厲風行地展開大規模」的三反運動還慘烈!唯當年打著「反對貪污、反對浪費、反對官僚主義的鬥爭,將這些舊社會遺留下來的污毒洗乾淨」。同時,也對工商界展開「反對行賄、反對偷稅漏稅、反對盜竊國家資財、反對偷工減料和反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的五反鬥爭!海峽對岸在進行三反、五反鬥爭之餘,還轟轟烈烈大搞反蘇修、反右傾、反左等等鬥爭,行徑正如同毛澤東所津津樂道的「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造成中國水深火熱的民不聊生局面;如許本質,根本與台灣人之個性南轅北轍,因此,民進黨立院黨團在五年前之謝長廷組閣時,便曾抨擊國會殿堂被國民黨搞成「人民公社」一節,如同毛澤東在《紅旗》雜誌上鼓吹「工農商學兵合在一起以便於領導」,然後鼓動「反右傾、鼓幹勁、掀起新的大躍進高潮」,搞亂整個國民經濟失控,導致工農業總產值連續下降,於是再祭出「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但仍難以力挽政策錯誤惡果,於是再引爆文革以轉移焦點。

        當時之立法院台聯黨團,也公開抨擊「藍軍在台灣私設刑堂、搞文革,根本就是紅衛兵」,這是在陳述《人民日報》所揭載的「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社論中,號召群眾「打倒所謂的資產階級專家、學者、祖師爺,使他們威風掃地……將這些牛鬼蛇神全部消滅」而啟動「人民公審」風潮,當年在天安門上,毛澤東鼓動紅衛兵「把舊社會打個翻天覆地、打個落花流水、打得亂亂的,越亂越好」,美其名為「革命無罪,造反有理」來「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以便奪權。這是藍軍昔日在立法院的「有樣學樣」表現,被綠營指控文革儼然在台復辟的塵煙往事。如今,「宇昌案」的平地一聲雷!為短兵相接的總統及立委選戰掀起空前高潮,其結果是必然完全經不起檢驗的!反而經由這樁無中生有的冤案錯案,更加反映出國民黨原形的本質之惡,更也呈現出台灣人絕不可以再縱容這批外來政權「非我族類」者繼續欺壓之重要見證!

        When winter comes.spring is behinds! 」「If winter comes,can spring be far away」!希望這句雪萊的詩作「寒冬來臨之際,春天也將接踵而至」,早日降臨!天佑台灣

Last Updated ( Monday, 19 December 2011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