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日本何苦重挑釣魚台主權「舊恨」?

日本何苦重挑釣魚台主權「舊恨」?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2/01/20, Friday
        繼琉球石垣市的仲間均等四位市議員在本月三日登上釣魚台後,中國外交部曾向日本政府提出嚴正抗議,並重申所謂的「釣魚台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固有領土,對此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陳腔濫調後,東京方面對這些屬於日本專屬經濟區範圍內之島嶼,其中包括四個釣魚台島嶼中的小島也將於最近命名,擺明就是想要再次挑起主權爭議,因為,這種準備給百餘年來一直無名的小島命名之目的,便是企圖尺透過日本名稱讓外界習用這些名稱,久而久之就會認為此為日本島嶼了,譬如:日本稱呼釣魚台係尖閣諸島,乍聽之下就讓人錯覺是日本領土。而馬英九向以「保釣份子」 自居,更以釣魚台主權為議題來撰寫博士論文,但對四座釣魚台小島行將" 淪陷" 喪失國土重大事件,迄今還沒馬上表態一下,藉此證明他有捍衛釣魚台主權的保釣意識 ! 誠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連行政院長吳敦義曾經公開表態「釣魚台列嶼主權問題不輕易啟爭端」立場,與上任閣揆劉兆玄出人意表之「不惜一戰」的放話,即便是出生於台灣的前美國眾議員吳振偉也力挺過釣魚台主權;但台灣政權領導人卻像是鴕鳥般地視而不見,眼睜睜看著日本得寸進尺卻「自我感覺良好」!此舉也讓朝野益發認清馬政府確實是昏庸無能至級的本質。其中,吳敦義早在高雄市長任內,便因攜帶台灣區運會的聖火準備駕船繞境釣魚島以「宣示主權」,孰料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廳艦艇之全面攔阻,碰了一鼻子灰得無功而返,顯見台日之間的釣魚台主權風波之「舊恨」早就冰凍三尺,甚且遠於一九七零年九月九日時,美國政府竟擅作主張將手中「託管」的琉球私相授收給日本時,當年便已引爆「保釣」運動在全球如火如荼地風起雲湧!隔年元月廿九日並曾聚集兩千多名留學生在聯合國門口舉行示威抗議,馬英九也參與在內;但還是無法阻止尼克森與佐藤榮作在一九七二年會談中,明訂「歸還條約」將釣魚台列嶼自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五日劃入日本管轄版圖之勢力範圍,自此埋下不斷糾纏四十餘年的導火線。

        值得正視的是,年輕時代的馬英九對於「保釣運動」 非常投入,因為早於台大唸書時便參加抗議美日的遊行抗議活動,負笈哈佛大學後的博士論文更用釣魚台主權問題為主軸,返台入閣擔任高官時還特別自費出版《釣魚台列嶼主權爭議回顧與展望》等兩本書,堪稱是少見的「保釣問題」專家;唯觀其對於四座釣魚台無名小島行將被冠上東洋名稱一事!政府方面僅由外交部表達不予承認及遺憾之意,無可重申一下本身擁有釣魚台列嶼主權之立場,而保釣出身的馬英九卻反常得噤若寒蟬!儘管右翼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曾在《產經新聞》中刻意撰文表示: 當他於一九七一年還是參議員時,曾受首相佐藤榮作之託密訪蔣介石,當面情商台灣當局要讓琉球歸還日本的協議能夠「完整且順利」進行作業,他透露連蔣介石都曾暗助且樂觀其成。但對石原慎太郎如許「毫無根據」的文章,前朝得扁政府並沒照單全收,即使李登輝曾附合似的表示: 一九七一年以前,兩岸都未曾表態過釣魚台列嶼主權問題,直到發現到油田後,「好像看到路上漂亮小姐,就帶回家說是我太太啦!」隨後,還話鋒一轉批起游錫堃說:「行政院長腦袋憨憨,他自己也不清楚人家問他釣魚台是哪裏的 ? 他就說是台灣宜蘭縣的,連歷史都不知道,這就是他沒頭腦的地方」,堪稱極盡數落之能事。

        但是扁政府好歹還是於二零零四年元月二十九日完成釣魚台列嶼土地公告的法定程序,依規定於七年前的四月一日對外正式發布 。依據台灣官方公告之「宜蘭縣頭城鎮新登記土地清冊」及謄本顯示: 釣魚台列嶼之國土基本資料為: 「釣魚台段土地面積三九零點八二一七零六公頃(二十一筆)、黃尾嶼段一二一點四四一六八一公頃,南小島四五點六三八七七三公頃(二十九筆)、北小島三十八點八五八七九六公頃(六筆)、赤尾嶼段十五點四一六五六六公頃( ),合計約六百一十二公頃(劃分為六十一筆土地),每平方公尺之公告地價為新台幣十六元(公告現值為一百元),土地所有權屬於「中華民國 」,惟管理者欄位為「空白」處理。當政府宣告「釣魚台列嶼地籍」不久,竟發生中國七名保釣人士搶灘釣魚台的成功事件,東京方面在遣返這批不速之客後,馬上引發日本外務省提出書面照會「取消釣魚台列嶼之地籍登記事宜」!而自稱擁有此一轄區的琉球廳知事稻領惠一也強調「尖閣諸島是該縣石垣市所屬」,要求台灣不要「侵佔國土」;旋馬上遭到當時的宜蘭縣長劉守成斷然回絕,顯示並非「弱國無外交」。

        姑不論美日中三方無視台灣是釣魚台列嶼主權的國家,然而,在面對國民黨政權不敢得罪對方狀況下,台灣人還是應在言行上有所表態或回應;否則,外界會因而誤解台灣已經「默許」或「承認」既成事實,如此自我矮化或喪權辱國行止,只有流亡政府的權貴子弟才幹得出來,真正認同台灣者絕不會袖手旁觀或坐視不管。畢竟,全球因為離島爭議而鬧上國際舞台者不勝枚舉,且不提日本被俄羅斯強佔北方四島、或遭南韓霸佔獨島而使東京當局迄今束手無策的狀態,試以華人為主的新加坡為例 : 這個彈丸之地的小國也與毗鄰的馬來西亞有著「小島主權」紛爭,此即距離星國東海岸約四十二公里,而距離馬國僅十四公里之白礁島(Pulau Batu Putih),在一九九八年爆發的主權爭奪戰。當時,由於星國延續一九八九年在島上建造了雷達設備,隨後又接踵在一九九一年興建直昇機停機坪,並且派遣軍艦在該島四周巡弋,引發馬來西亞放話對方所作所為「已超出人們可以接受的程度,作法僅次於戰爭程度」「大馬不是認輸,而是不要向新加坡開戰」,雙方僵持的態度,極類似於目前之中日間的氛圍。

        結果,新加坡當局對於這件早在一九七九年便已鬧上檯面的主權爭端,除透過《聯合早報》形容該議題是「百炒不焦的隔夜飯」之餘,星國自恃從一八四0年以來便奉大英帝國之交付托對該島行使主權迄今,所以二話不說遂將「白礁島主權」爭議訴訟諸海牙國際法庭仲裁!因為,馬來西亞與印尼間也有過婆羅洲東部西巴丹島與利吉丹島主權爭議,雙方鬧了卅餘年,最後在二00二年十二月十七日由海牙國際法庭判決歸屬馬國,因此乾脆再請國際法庭審理仲裁。既然,東南亞的小島主權糾紛都可透過海牙國際法庭出面調停,則釣魚台列嶼當然也可比照辦理!更何況,這些台灣內政部也於二00三年時將地形圖資料移交地方政府,計有釣魚台、北小島、南小島、黃尾嶼及赤尾嶼六十一筆土地,總計六百一十二頃,宜蘭縣府在二00四年元月廿九日登錄完畢,由此可見,台灣早在扁政府時代便已完成釣魚台列嶼法定程序,只要訴諸海牙國際法庭仲裁,便不難討回台灣主權的公道,何以「保釣份子」 的馬英九視若無睹,真是夫復何言。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