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郝柏村否定真相談官方「二二八」假象

從郝柏村否定真相談官方「二二八」假象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Saturday, 25 February 2012
        曾任蔣介石侍衛長的卸任閣揆郝柏村,突於「二二八事件」前夕,投書報端聲稱:當年如果不是他請副手主持專案小組,透過施啟揚以官方程序來定位「二二八事件」的歷史悲劇,早就發現台灣這宗最敏感問題的死者,僅有「非正常死亡及失蹤人數五百餘人,後來擴大賠償範圍到一千多人」而已,並非歷史課本上指稱的死亡逾萬,據此公然宣稱數據並不正確;結果,如許嚴重偏頗、背離史實論調馬上引發多位二二八受難者的家屬聯袂至立院抗議,要求郝柏村道歉,因為當時被抓走的人數便已高達兩萬多位,並非其縮水所稱的「五百、一千人」...針對這種企圖為事件元兇遮三掩四的行逕,不啻顯示外來政權迄今還在為其主子撒謊,依舊是「狗改不了吃屎」!

 

 

        延續郝柏村高姿態投書媒體扯談「二二八事件」,馬英九也藉著出席郝柏村之子主辦「公與義的堅持--二二八事件司法人員受難者紀念特展」的開幕典禮中指出: 事件焦點應擺在還原歷史、記取教訓、撫平傷痛、避免重演,不在於其受難人數的數字;他還說政府面對影響台灣近代史如此重大的「二二八事件」,導致眾多台灣菁英殉難消失,絕對不能以輕慢的態度來面對,必須把當「中的史實做最大程度」的發掘,「如何還原歷史、如何記取教訓、如何撫平傷痛、如何避免重演,是不變的目標」,再三強調焦點不應擺在受難人數的數字;此外也刻意透露五年前到台南拜訪王克紹醫師時,對方在談到父親失蹤受難經過竟然非常的平靜,令其深感「很震撼」。因為,一個當時才兩個月大就成為孤兒,在六十年後竟可以異常平靜口吻訴說自己家庭慘痛的遭遇,「讓我深刻的感動,至今難以遺忘那晚的談話」。

        據了解: 王克紹之父王育霖在「二二八事件」時,係因擔任保護民眾的檢察官,結果卻比其他人更早罹難,馬英九針此表示「這代表著,在那個時候是一個非常不重視民意的政府、一個處置不當的政府所造成的禍害,可以說,幾十年來都沒有完全能夠平復」。事實上,在「二二八事件」中罹難的法界人士,包括當時擔任台灣高院法官的吳伯雄伯父吳鴻麒、台灣省律師公會理事長林連宗、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李瑞漢等等不計其數者,馬為此愛屋及烏似得指稱「這真是一種歷史的反諷,我每次看到這段歷史,久久不能自已」,因其本身也是學法出身;豈料,台灣會發生一流的法官、檢察官、律師全都不明不白慘遭毒手,故而宣示政府將以最大努力來防止類似事件重演,「台灣已經民主化,走上了民主這條非常重要的、也是不能回頭的路,唯有這樣,才能夠真正預防事件的重演」。

        對於馬的好自為之談話、或郝的投書媒體暢談不以為然行止,在眾多「二二八事件」受難者中,兄弟都是律師的李瑞漢、李瑞峰之遺屬,至今仍排斥與國民黨政府機關進行任何接觸,正如同張七郎醫師、張宗仁、張果仁父子三人,當年雖貴為花蓮縣參議長、還身肩制憲國大代表等要職;但被軍方「背叛國民黨與國民政府、組織暗殺團,逮捕時反抗因而加以射殺」詭辭予以定調,張家三人的遺族在罹難所在的花蓮鳳林墓碑上,無可奈何刻著「兩個小兒為伴侶、滿腔熱血灑郊­原」,除了表露無遺得傳達悲傷、憤怒外,其遺孀自此更是不敢來台北市,因為「太多壞人」而使她們裹足,導致馬英九有感而發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公開表示: 國民黨是當年的執政黨,身為國民黨主席對歷史上所發生的事件,不可能不去概括承受,處理「二二八事件」主要是看誠意和現在怎麼做,讓不公不義的事件不再發生。

        張七郎的孫子張安滿則以聲稱「台灣終戰日是光復節,對張家而言卻是台灣蒙難紀念日」,因為日本將台灣交給國民黨政權後發生「二二八事件」,張家的遭遇使女眷至今尚未走出陰影,對政府仍有疑慮,可見類似情形在坊間必然是罄竹難書,特別有關馬英九表示過國民黨「不可能不去概括承受」一節,後來被「二二八事件」受害者委託的顧立雄律師援引來打官司,希望拿出二十億黨產賠償建蓋紀念館,結果執政的國民黨根本就相應不理,連馬英九說過「概括承受」也是誤會一場,所以,對於蔣家遺臣的郝、馬等人言行,大家必須認清外來政權本質上「非我族類」、正如阿扁引述聖嚴所示「慈悲沒有敵人」;豈料,對手卻是「敵人沒有慈悲」,台灣人要徹底覺醒才會有出頭天的一天。

Last Updated ( Monday, 27 February 2012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