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主權之戰

台灣主權之戰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王世叡   
2012/03/09, Friday
        話說天王把兩群羊放在草原上,一群在南,一群在北。天王給羊群找了兩種天敵,狼與獅子,給羊群自己去選擇,要選狼,就給一隻;要選獅子,就給兩頭之一,以後可以在兩頭獅子中任換一頭。南邊羊想,獅子比狼兇猛,食量又大,於是選狼; 北邊羊想,獅子雖然比狼兇猛得多,但我們有選擇權,於是選獅子,天王給了一頭獅子,另一頭則留在天王那裡。

 

獅子進入羊群後,食量驚人,每天都要吃掉一隻羊,羊群天天都要被追殺,驚恐萬狀,數天後羊群趕緊請天王換一頭獅子。不料,另一頭獅子一直沒有吃東西,飢餓難耐,撲進羊群,比前面那頭獅子咬得更瘋狂,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連草都快吃不成了。兩頭獅子同樣凶殘,索性不換了,日子一久,在天上的另一頭獅子餓得精瘦,於是向羊群哀求讓牠下來,將答應任何要求。羊群經過討論後,提出條件:只能吃死羊和病羊,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可吃。獅子只好答應,於是羊群就此過著快樂的生活,小羊都有著快樂的童年,長大以後又生小羊,羊群快速的繁殖。

南邊羊的處境卻越來越悲慘了,狼進了南邊羊群後,就開始吃羊。由於小羊容易抓,肉也較嫩,所以小羊先被吃光了,然後就要吃大羊,這時就要用力追,追起來很有趣,雖然吃飽了也來追著運動,羊群被追得連吃草的時間都沒有,羊群於是越來越小。

北邊的羊群越來繁殖得越多,而南邊的羊群卻越來越小。

為什麼兩群羊命運相差那麼多?何以致之?關鍵在「主導權」,南邊的羊群的主導權在狼的手上,牠要吃誰就吃誰,羊群對牠一點辦法都沒有。北邊羊群的主導權在羊的手上,牠要那一隻獅子餓,那隻就要餓。

所以握有主導權的才有生機,否則只有任人宰割!今日台灣也必須握有自己的主權才有幸福可言,如與中國合併,主導權必會落在中國的手上,在一個專制國家的手上,則台灣只有被宰割的份了。

台灣四百年來,受到各種異族的統治,始於荷蘭,接著是滿清、日本、以及國民黨。日本統治時期,台灣人被送到南洋當炮灰;國民黨來台時,把台灣盛產的米、糖送到中國大陸去應付內戰,使得富饒的台灣變得民不聊生,物價一日三漲。

自從李登輝把台灣民主化,改為民選總統以後,台灣才能當家做主來選總統,才能自己握有主導權。

現在這主導權正受到嚴峻的挑戰,馬英九當總統四年,一味傾中,他遵照他父親『化獨漸統』的遺囑,漸漸地將台灣推向統一。如果台灣像西藏,香港一樣被吞併了。則台灣又喪失了得來不易的主導權,後代子子孫孫又要過著過去四百年來被統治的命運。到時候你可能被派到新疆去鎮壓維吾而族人;可能被派到印度或越南去作戰,當砲灰!可能被移民到西藏去;沒有了主導權,人家要亂加稅,要層層的剝削你,只能聽天由命了,臺灣人民一點辦法也沒有。

一時錯誤的選擇,就會有永遠的痛苦。就像我們在聯合國一樣,過去美國與日本力勸台灣留在聯合國當普通會員國,蔣介石卻硬要漢賊不兩立的退出,搞得我們在國際流浪了四十年,還沒完沒了,全體國民深受其害。

 

馬英九總統一上任,馬上通令全世界的台灣駐外使館,不得有『台灣』之名,都要改掉;現在他私下與中國簽訂了十六項喪失主權的協議,都拒絕送交立法院審查,其走向統一至為明顯。

 

台聯提出四次公投申請,數十萬人的聯署,他一手就否決掉了,他當總統的頭四年還有連任壓力的顧忌時,尚且如此蠻橫,現在他連任,我們合理懷疑他會放膽去做,把台灣送給中國,送給專制獨裁的中國,遂其父親遺願,如此台灣後代子子孫孫,恐怕要再過著被統治壓迫的日子了。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