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文化自主到民族自尊以至國民健康

從文化自主到民族自尊以至國民健康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吳芸嫻   
Friday, 23 March 2012
        文化(culture)與犁刀(coulter)的詞彙同源,意指人類由勞動、農業、耕作等活動,衍生出更複雜的社會生活的過程。「文化」字源於自然,然而,其後衍生出的意義,卻愈來愈脫離於自然,更有對立於「自然」的意味。

 

從髮型到衣著飲食、從消費方式到運動習慣、從哲學思考到社會價值,在人類文化變遷的過程中,是離其本質的面貌、自然的需求愈來愈近;亦或愈來愈遠呢?這是文化發展的第一個要面對的課題。

另一個文化發展必須面對的課題,即是文化交流與文化競爭的結果。根據社會學的研究指出,人類常存有「內團體偏私」(我們這群人是善良的是好的)與「外團體偏誤」(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他們』是較差、不好的)的現象。然而這樣的現象在兩個政經差異明顯的團體間,卻常呈現相反的情況。即政經社會低、或自覺弱勢的團體會「內團體偏誤」(我們比較笨、什麼都不懂),及「外團體偏私」(他們都是專家,什麼都懂,判斷比較正確)。

在近日台灣與美國含瘦肉精牛肉是否是否該開放進口的爭執中,我們也看到了某種文化競爭的形式,理應捍衛國民健康的中華民國政府卻告訴百姓:「我們豬肉含有比瘦肉精更毒的沙丁胺醇」、「林書豪也是吃美牛才進NBA」這樣的邏輯不禁讓我們好奇,我國豬肉含有非法禁用的成份,最該負責的不是我們政府的檢疫單位,及輔導養豬戶的農委會或農發局嗎?行政疏失造成豬價無量下跌,官員無恥,竟認為事不關己,將責任全推由豬農自負,合理嗎?

林書豪是美國人,當然吃美牛。我們與林同為亞裔,何況林還是台裔,國人當然為其喝采,也肯定他在球場上的卓越表現。但身為美國人的他,也必須承受美國的共業,如美牛、恐怖份子、金融風暴等危機。但試問台灣人為何要犧牲自己的健康來成全美國貿易的需求?

在韓劇中,韓國人會不斷地強調「韓牛」最嫩、最好吃;日本人也認為「和牛」是最高級的牛肉;歐洲部份國家對美牛管制;部份國家則視美牛為低品級的牛。在台灣呢?似乎認為「美國」最美,在面對有綠卡的總統參選人時,還有選民說:「那國人不重要,現在假使外星人救得了台灣也要支持他。」試問,外星人為何要來照顧地球人的利益?!就好像校園裡,一個班級要找隔壁班的人來當班代一樣,肯定這個班已經出了很大問題。反觀我國執政團隊貶抑台灣豬,鼓勵吃美牛,還認為吃的量只要不大就無所謂,這樣的態度,真讓人啞然。

這場台美爭戰,看來台灣勝算不大。從殖民地到「國不成國」,台灣不僅在軍事、經濟上都附庸於美國,最可悲的是,台灣從來不曾在文化上自主,我們大量地吸納消費好萊塢電影,將瞳孔變色、西式穿著,從前到現在,我們不曾追求自己在文化上的獨立,精神上的自主。在這樣的情況下,能有多少國民有自尊自信認為台灣是個可以優於美國的國家,所以當官方有「全世界大多數國家在設定殘留瘦肉精容許量的限制下,接受美國牛肉的進口」這樣的說法時,我們是否有足夠的自尊說:「即使大部分的國家、甚或美國人可以接受的東西,我們仍然有獨立與自由的精神來判斷拒絕的可能。」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