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不能「沒意見」

不能「沒意見」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王景弘   
Tuesday, 08 May 2012
        蔣家戒嚴統治的御用學者與媒體,Q氣十足的宣傳台灣有「不說話的自由」,比毛家中國連「不表態的自由」都沒有,已經是天堂。這真是龜笑鱉無尾。

        現在網路技術發達,中國對資訊與言論逐漸失控,人民開始有管道放言高論,台灣卻出現一幫自認「圓通」,靠「沒意見」混日子的人,尸位素餐,逃避責任。

        政府首長有義務說明政策,承擔責任,但那個人卻動輒以「謝謝指教」規避。納稅人付他幾百萬元年薪,卻換來如此白眼,要這種人何用?

        立法委員有「為民喉舌」之責,但除在野的民進黨有異議外,國民黨立委均以「黨主席」指示為意見。王金平的口頭禪,「這個問題,我沒意見」,最生動反映國民黨投票部隊的心態。

        民主政治需要獨立的媒體傳播資訊,供人民判斷。媒體應有自己的立場和意見,但卻不應淪為政府或外國的宣傳統戰工具。解除報禁是台灣民主化的一大步,現在卻是國、共聯手,企圖以金錢操控媒體,腐化輿論界。

        可喜的是人民開始勇於表達意見,讓民主機制出現生機。選民並非以販賣意見過活,卻需要藉表達意見保障自己的權益,和監督、淘汰無能的公僕。

        戒嚴時代,有意見可能蒙牢獄之災;但民主時代,有意見是每一個公民的權利和責任。在國、共聯手對台灣媒體威迫利誘,全面洗腦的時代,台灣人民更需要頭腦清醒,思考自己的立場,表達自己的意見。

        民主前輩犧牲奮鬥,爭取到人民當家作主,享受表達意見的權利,如果人民怠惰,自己棄權,那便形同回到只有「沈默之自由」的可悲年代。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