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如果沒有新國家 李敏勇

如果沒有新國家 李敏勇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敏勇   
Wednesday, 30 May 2012

        台灣的困境在於受囿於中國的政治瓶頸。這個「國家」一直執迷不悟,竟然號稱「憲法」的領域包括它逃亡出來已成他國的中國——一副死鴨硬嘴皮的樣子。看在別人眼裡,不是笨就是起(犬肖)

        其實,馬英九不會認為自己笨或起(犬肖)。也許他得意洋洋於語言的詐騙之術。如果不是這樣,怎能堵台灣要求重建國家的聲音?他挾持殘餘的中國,躲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保護傘下,想要讓中國國民黨壟斷台灣的統治權。民主選舉是一種幌子。

        正在崩壞之中的「中華民國」——不幸的是,台灣是它的一體兩面——許多知識與財富的有力階級另有出路,包括馬英九家族,他們面對台灣的處境不誠實。有人撈、有人拗、打帶跑。反正,被出賣的台灣又不是始於今朝。

        這樣的國家,去了世界組織不能表達自己是一個國家;去了中國,要把自己國家的官銜和官署塗抹掉。只在面對本國人民時意氣高揚。其實自我矮化的「總統」的排場,比許多歐洲國家都奢華多了。總統府的塔樓也高聳入雲,只是馬英九不知道在日治時期台灣人稱其為阿呆塔。

        從一九九六年開始直選總統,台灣本來有機會從「中華民國」脫胎換骨。李登輝臨去秋波的「特殊兩國論」資產,到了馬英九,倒退成「兩區論」。蔣介石、蔣經國父子變成鬼也會敲馬英九的頭。亡其國者,馬英九也!

        「中華民國」如果想要在地求生,非得轉化新生不可。李登輝是有這樣的想法的。可惜中國國民黨人大都心在「中國」,不免中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下懷。表面上看,馬英九在台灣予取予求,但卻是末路!被中國國民黨挾持著的流亡群落,心裡會舒坦嗎?

        當然,台灣獨立也不能只是用喊的。這應該是文化和政治工程,既有國內也有國際課題,考驗也挑戰想形塑一個新國家的人們。如果生活在台灣的二千三百萬人沒有命運共同體意識,又沒有自由人共同體願景,這樣的夢就不會實現。如果台灣沒有新國家,被殖民症候群和殖民症候群都會掉落在歷史的淵藪之中。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