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這樣的文化部長」龍應台!

「這樣的文化部長」龍應台!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2/06/07, Thursday
        在台灣文化史的大事件記載裏,文化部之創設當然會被記上一筆;不過,發生於一九七七年八、九月間的「鄉土文學論戰」,當時國民黨喉舌的「中央日報」彭歌、與余光中分別於「聯合報」副刊,分進合擊圍剿本土作家王拓、葉石濤等人也是記上一大筆,由於這場文壇爭論引爆台灣鄉土文學之主張,竟是與中國所謂的「工農兵文學」殊途同歸,余光中甚且危言聳聽發表《狼來了》!搞得當年戒嚴體制下的文化界,猛然籠罩在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肅殺氛圍中,於是,本土派遂透過出版「這樣的詩人余光中」予以回擊,從而促使論戰不致於一面倒,到了了隔年元月,便由蔣經國愛將王昇露臉發表談話來草草收場。

 

        如今,回顧「鄉土文學論戰」之得能迅速掩旗息鼓,「這樣的詩人余光中」一書或許發生些微作用,畢竟,文人都是深恐聲名狼藉或遺臭萬年的!

隨著台灣解嚴及民主化進展,這場當年沸沸騰騰的論戰,儼然早為世人所淡忘了;不過,在跨入新世紀的建國百年之際,曾在二十多年前以「野火集」著作一砲而紅、隨後再付梓「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而獨步文壇的龍應台,早年因為直言批判的形象深獲人心,結果,在被湖南同鄉欽點為文化部長後,居然新官上任沒幾天的言行表現竟是「跌破一缸子眼鏡」,以致於她到立院備詢時,便被立委以「最厚臉皮部長」「馬英九花瓶」來形容,龍應台對此則在事後表示:「看我做牛做馬做到什麼時候」「因為如果不淡定,搞成雞飛狗跳的局面,反而讓真正需要去做的工作變得沒有空間,我只能用淡定來換取這樣的時間和空間」回應。

        這位首次以文化部長身分上台而飽受批評的龍應台,其實只要檢視她在兩年多前的力作「大江大海」,其試圖再次以犀利的筆觸,為一九四九年前後的國共內戰「失敗者」討回點公道;但,該書一上市未幾,旋遭李敖針此出版「大江大海騙了你」予以批判,素有「文化頑童」之稱的李敖,直言龍應台「毛病不在文筆好壞,而在她用一張銀紙,包了了一顆臭皮蛋」,換言之也可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她的「根本毛病,在她沒資格談問題卻又喜歡談問題」,李敖還要大家特別「當心說謊,尤其集體在說謊」,一針見血點破民眾對馬政權支持度大幅滑落之所由,而令人更加難以捉摸的態勢是「大江大海騙了你」視若無睹,好整以暇之餘,龍應台對於立委的嚴詞批評時,還刻意帶著微笑托腮以對,並透過中央社專訪輕鬆回應說:「這一路以來我發現,要越來越學習淡定」。

        如許好官我自為之的白目行止,除遭到「最厚臉皮部長」封號外,孰料她一聽到「最厚臉皮」這幾個字就悻悻然掉頭擅離備詢台,完全擺出一副朝中有靠山撐腰、其奈我何的架勢! 如再回顧立委段宜康對部長質詢有關人權博物館、或六四事件等嚴肅議題,很不幸的是,龍應台似乎患了當官以後就換了腦袋的老毛病,她出乎外界意料得打官腔回覆:「做為重大政策者,不能以作家的看法做為施政基礎,在不同的位置要有不同的承擔」。這不禁讓人憶及她出掌台北巿首位文化局長時,竟也曾說過「要如何慶祝二二八」的極不得體發言!無怪乎有人忍不住要投書報端,公然指稱她「與馬英九同類,永遠不會誠摯認錯,掌握政權與國家資源後就可以全盤我行我素,請問是無知還是無情」?

        托腮微笑或穿著步鞋以襯托「淡定」的龍應台,亟須坊間出版「這樣的文化部長」來予以醍醐灌頂。面對朝野側目審視下的「最厚臉皮部長」,龍應台是不太可能、也不會像金溥聰一樣深知明哲保身之道,拿定主意決定「淡出」江湖、或僅和馬英九「偶爾見面聊聊天」,因為,她已接下文化部燙手山芋,千萬別再想營造昔日「野火集」般地紅得發紫氛圍,畢竟如同被李敖獨具慧眼所戳穿之「程度不夠、只能拉野屎」的龍應台,或許也該思索像劉憶如一樣急流勇退,好歹,她的德國兒子安德烈亦旁觀者清說得好:「妳進去之前就知道這個局面,太幼稚了,進去後就有這狀況還需同情嗎?都是活該的」。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