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決策慢半拍

決策慢半拍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Wednesday, 13 June 2012
        傾盆大雨、全台灣如同泡在水中、台北市從上午七點半到十時許因為積水淹水幾乎泡在水中,處處塞車動彈不得,就在全國各縣市宣布停班停課之後,台北市長郝龍斌好似突然睡醒恍然大悟,9時30分宣布「台北市下午停止上班上課」,再過20分鐘又追加宣布「即刻」停班停課,家長學生因為這個「即刻」晚了數小時而怨聲載道,涉水塞車上班到公司後再拿起雨傘下班接小孩,決策整整比台南市長賴清德五點半的決定「慢半天」!

 

        猶記得九二一地震發生時,從總統清晨下達緊急動員令,軍方下達國軍移師救援,直到記者趕赴現場,看到屍體滲出血來救援才終於趕到,官僚體系的移動速度比決策指令慢了接近24小時!莫拉克八八風災時,山崩暴雨滅村,到直昇機救援終於抵達現場,已經過了約72小時,整村災民只能烤雞充飢等待救援。重大天災的救援速度正是一個政府的「官僚化」指數,也是政府大官麻痺程度的觀察指標。但郝市長辯解決策遲延是:因為要等到「雨量達法定停班停課標準的350公釐」才宣布停課,如果一定要等到雨停統計「法定停課雨量標準」,那麼,又何必授權「行政首長」做個別決策呢?氣象局又何必昨天就公布雲層圖提醒超大雨將至?就等雨下滿缸了再做決策不是更省事?有氣象圖、有溪流的暴雨量、有上午七點的馬路交通塞車淹水程度可做判斷,為什麼一定要等「雨量」呢?

 

        例如,台北市因超大雨七時許就傳來文山區等多處淹水路陷,重要路段基隆路、隧道封閉,部份水災警戒區清晨四時就警報響起,景美溪等北市的溪水都淹到近河堤處,以民為本的政府如果視民如親,當然會及時宣布停班與否。氣象局可以從雲層預測未來數小時的雨量,這些都是考量行政首長的決策果斷能力。此外,郝市長又解釋說「清晨已授權各區可以自行決策」,那麼,市長授權區長,區長授權里長,里長授權校長,難怪有學生抵校才知道學校已停課!人民究竟要政府有何用呢?

        這種「慢半拍」的決策就如同科層組織學者葛德納(Alvin W. Gouldner (1976) )所說的是「官僚怠工」(Bureaucratic Sabotage),官僚機關由於受嚴密法規的保障,助長了官員「漠視服務對象」的態度,甚至將形成獨裁領導和控制。龐大的行政體系卻彷彿「受過訓練的無能症trained incapacity」,分工過度而做事不用大腦,產生本位主義。組織僵化、欠缺應變、組織成員冷漠、怕做錯而如同官僚怠工一般。

 

        民主政治本應活力無限,受選民壓力再透過代議士制度監督民選首長,但是,單單只是決定要「中午」停班或是「立即」停班,九點半到十時的半小時就出現不同決策!市長決策慢半天,但上班族已經在大台北市車陣間塞了一兩小時,大家再冒著雨去把孩子接回家,中間還可能遭遇各重意外,大台北地區人民泡在雨中虛耗的時光誰來買單?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