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運動員精神」看選後檢討

從「運動員精神」看選後檢討 PDF 列印 E-mail
2008/04/01, Tuesday
台灣的選民不但在七○年代培育了黨外政團,還曾經在八○年代以選票平反美麗島事件,乃至催生民進黨,以及九○年代以來的政黨輪替,如今同樣的社會母體、同樣的選民結構,做出「讓民進黨大敗」的結果,一定有它的道理,不須要怨天怨地或準備移民,這就是相信民主。尤其,若是戒嚴時代立足點明顯不公,選敗可以說非戰之罪,如今業經政黨輪替,已經可以用「運動員精神」來要求參賽的個人和政黨。 首先,選舉競爭比較像籃球、棒球等團隊作戰,而不是百米賽跑之類的個人秀,所以團隊合作的精神很重要。這幾天的選後檢討很多人追溯到民進黨初選的恩怨,不論立委候選人或總統候選人的初選莫不腥風血雨,以致影響到後來不夠團結,包括高雄市、台南市、嘉義市的失敗都可能與此有關。初選早已過去,為什麼不能把恩怨放下?或者更徹底地說,黨內初選的敵我意識何必如此強烈、如此缺乏互信?合而言之,都是本土政治人物不能互相欣賞、欠缺團隊精神的毛病。 其次,運動員精神就是勝不驕、敗不餒,馬英九獲勝之初談起九二共識、赴美國訪問以及中正廟不改名等問題時,顯露的就是驕傲的態度,對那七百多萬票的意義恐怕有過度解讀的嫌疑。而敗選的一方並沒有上街胡鬧,已經在準備改革黨務的辯論,以及改選黨主席的事務,風度相對良好。 第三,運動員精神就是要接受失敗,認真檢討自己的缺點並且予以改進。如果有人老是要說馬英九得到五百萬以上婦女票的支持,連結到「他只不過長得帥所以就得勝」,恐怕是自我安慰或推卸責任的說詞,婦女票的數量不能從民調數字直接推算,該檢討的是民進黨整體形象是不是太剛烈、太攻擊性(實情是不是比國民黨還嚴重是另一回事),是不是太會講道理以致不能感動人?至於青年人支持民進黨的程度,在總統大選顯然比立委選舉更為高昂,這是民進黨的資產,黨的制度應該要有納入青年力量的設計,這方面的改革不應該視為為某人量身訂做。 總之,每個人都喜歡勝利,不喜歡失敗,但是所有的競賽結果都有人勝利、 有人失敗,有資格進入重要賽局的運動員必定已經有相當良好的條件,個人認為所謂運動員精神最核心的部份就是經得起失敗,願意「認輸」,然後才有可能改善自己的缺點,這時候講「失敗為成功之母」才有意義。(作者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