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教育部的「正事」是什麼?

教育部的「正事」是什麼?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吳芸嫻   
2012/06/29, Friday
      日前正在審定中的高一歷史教科書,由於教育部破例採納某些「政治大老」的「民眾」「意見書」來調整內容,引發台科大退休教授劉進興、輔大歷史系教授陳君愷等學者的「我是民眾,我反對竄改歷史」搶救歷史教科書連署行動,不到一週已破四千人連署,關於「歷史」教科書的審定風波似乎越演越烈。

      從這件爭議中引發我們去思考台灣教育當前的幾個課題:教育需要標準化嗎?如果教育需要標準化,那麼標準由誰來訂?誰不合標準,由誰來審?教育的目標是什麼?學習的目標是什麼?

 

      先來思考「標準」的問題。關於史觀的爭議,在台灣應該已不是新聞,而是舊聞了。從90年代開始,由李登輝的「認識台灣」教科書的編纂到陳水扁重用杜正勝擔任教育部長以「同心圓」的方式來建構台灣的歷史教育,就「大中國思想」如王曉波等學者的看法來說,即認為這樣的歷史教育有悖「中華民國憲法原則」,更存在「皇民史觀」的危險。因此,這次的教科書修訂即反映了國民黨所欲建構的「中華民國主體性」這樣的標準。然而,試問,「中華民國」的主體性與「台灣主體性」是相抗的嗎?

      從李登輝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到陳水扁、蔡英文的「中華民國是台灣」,其實可以看到,民進黨站在「台灣主體性」的立場,原本對中華民國對抗的態度,其實已轉化納入「中華民國也是台灣的一部份」;馬英九的「燒成灰也是台灣人」,無非也是對台灣現狀的了解與接納。在這樣的前提下來看這次教科書的審定,就顯示了教育部所提示的修正意見並非「標準」,同時也是一次沒必要的擾民之舉。

 

      再者,綜觀教育部所提之修正建議,如提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簡稱「中國」,「荷治」、「日治」要改為「荷據」、「日本殖民統治」,「清領」需改用「清朝治理」等意見,姑且不論這些建議缺乏國際法的基本認識;重點是,這些字眼的改變,在整個歷史教育中,是核心而關鍵的課題嗎?會影響整個教育的目標與宗旨嗎?

      近日教育部另一項備受爭議的政策即十二年國教的推動,教育部推動這項政策的主要目標即為減輕學生升學壓力、讓大部分學生可以免試升學,期望高中教育可以達成「有教無類、因材施教、適性揚才」等目標;那麼,請問,這次教科書的審定有助於達成這些目標嗎?

 

      「十二年國教」是教育部近日擬推動一個非常龐大的教育工程,其立意亦頗佳,卻遭致社會各界極大的反彈。原因何在?主要就是因為教育部對相關配套措施規劃不足,讓家長擔心,免試之後,學生程度拉平,好的學生拉下來,程度不好的學生也沒有拉上去。還有,免試之後,學生缺乏測驗的壓力,是否導致學習動機的低落?而取代紙筆測驗之後的多元評量,到底有哪些評量方式?這些評量方式是否能有客觀的評鑑標準?多元評量是否會紙上作業、黑箱作業?上述這些家長的疑慮具體且明確,都值得教育部仔細去思考與規劃。

      近二十年來,台灣教育最大的變革與進步即在於破除標準化,讓更多元的思想能進入下一代的頭腦裡,希望下一代能有更多的選擇與更豐富的生活。歷史教育走回「正統標準」絕非好事,而教育部放著重要的正事不辦,在枝微末節的事上大作文章,真讓人感嘆目前執政的政府到底知不知道何為「輕重緩急」?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