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冷眼看旺中「翻盤」與NCC 進退失據場景

冷眼看旺中「翻盤」與NCC 進退失據場景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27 July 2012
        儘管有十多位專家學者在 NCC 審議「旺中案」之前,特別列隊高呼口號以表達「捍衛民主價值,守護新聞自由」的苦口婆心訴求,其中包括首次站出來第一線聲援的「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以及有位國立大學教授公開喊話「旺中集團如果真對傳媒事業興趣濃厚,不妨先在賺到暴利的中國地區向中共當局申辦」;但國家傳播委員會(NCC)還是有條件通過旺中寬頻併購中嘉網路案,結果事隔一夜而已,旺中集團馬上強調不賣中天、不改中視,表示不會同意和 NCC 交換條件,至於承諾必須將數位化進度、機上盒折扣方案等事項補齊文件給NCC審查,則因影響有限而不會產生爭議。

        其實,當「旺中案」通過後之第一時間,非但學界普遍譁然、一致反彈,政治圈子也是礙難茍同!譬如在野黨便公開表示,旺中集團拒絕併購所談攏的先決交換條件,是對 NCC 給予最大的汙辱,使其公信力已然蕩漾無存,民進黨除宣稱「遺憾、遺憾、再遺憾」之外,也要求馬英九應對該案表態,NCC更應公布全部的審查過程,立法院的民進黨團亦召開記者會痛批:「台灣新聞自由已死!」質疑這是政治黑手伸進NCC,竟然悖逆民意通過旺中集團可望以七百六十億元收購中嘉網路,成為全台灣最大的媒體集團,勢將影響超過四分之一以上的收視戶權益,以致朝野咸認為此舉將造旺中集團成為「媒體巨獸」,形同媒體浩劫,堪稱「是台灣民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由於該案在實質上的意涵是綁架國家政策,故有不少學者表達質疑為何國家推動數位化的腳步非由業者承擔,NCC 反而從相關職權上自動迴避或完全退位,如今又要透過准發執照的方式給旺中集團胡蘿蔔,然後再弔詭得聽命行事,導致陷入如今兩難的進退失據困境,即使NCC 前主委彭芸曾發表觀點明白指出「學者在學校可以堅信自己所追求的真理,政府就要考慮多方勢力與利益」;但也如同現任主委蘇蘅所宣稱的「審查旺中案之結果除從傳播角度外,也兼顧產業、市場考量」,然在面對各方爾虞我詐勢力的多方角力下,特別是行政機關的政策方向,與學院派的傳播理念不無落差,自難面面俱到! 其中最為可議者,甚而引發各界關注的「旺中寬頻購併中嘉網路案」,主要是買主讓人深感居心叵測,儼然係為海峽對岸的秧歌王朝企圖在台灣遂其所願得執行鯨吞蠶食傳媒陰謀。

        尤其是旺中案經 NCC 決議「有條件通過」後,附帶之「條件」係:應和旗下中天新聞台完全切割、中視新聞台則應變更為非新聞台,且中視應設立獨立新聞編審制度等「切割」式的條件,旺中集團馬上回馬槍得表態「事涉中天及中國兩家電視公司之內部營運,非經該二公司之股東會或董事會同意,大股東蔡衍明先生不能因為個人對旺中寬頻的投資,犧牲掉該二公司其他股東的權益,否則後續恐遭提起法律訴訟」來打太極拳,顯示大老闆蔡衍明是「魚與熊掌都想兼得」,他既不賣中天、也不改中視,擺明狠狠摑了NCC一巴掌,重挫其公信力,造成「裡外不是人,賠了夫人又折兵」之窘境,以致台灣新聞記者協會不得不建議NCC:「最好立刻公布密室協商錄影帶,揭露蔡衍明真面目」。

        如許跡近「破局」的進退維谷現象,有人研判是蔡衍明看到NCC 新科委員名單已順利出來,是行政部門「很好喬」之名單,故寧採拖延策略好讓配合度很高的新委員通過併購案,如此一夜翻盤的無商不奸作法,極可能是「為取得票價更低的進場價」,況且蔡衍明已向中天電視員工說該台是「搶手貨、是他的最愛,不可能會去給別人愛」;但中天內部記者卻意有所指得反唇相譏說:「沒人會買這燒錢的新聞台,旺旺在大陸光賣米果一年就賺四百億,對這老闆有信心,安啦!」而中視的記者卻憂心忡忡透露:「很擔心沒工作,現在只好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

        針此矛盾現狀,中正大學傳播系學者管中祥剖析,米果商人蔡衍明不願放棄中天新聞台,又放話要取得中嘉的決心不變,已很明顯是想建立媒體新霸權,發揮言論與政治影響力,因此NCC 理應立即駁回購併案,甚且連國際記者協會也對旺中案表示嚴重關切,並發表聲明呼籲台灣當局要檢討NCC 的輕舉妄動決定;然對執政的國民黨流亡政權而言,既然「聯中制台」是既定路線,蔡衍明是中國欣賞的「紅頂富豪」樣板,讓旺中集團在媒體板塊更進一步開疆闢土,本質上是吻合兩岸「終極統一」戰略目標,則當下的一時進退失據氛圍,或許正是國共以退為進的故意製造煙霧迷漫之伏筆呢。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