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特務「徒子徒孫」統治下的司法手段

特務「徒子徒孫」統治下的司法手段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2/08/03, Friday
        最近,嘉義地檢署在偵辦「香草藥草生技園區」BOT案時,史無前例大陣仗動員二十六位檢察官、二十餘位檢察事務官、四百多人進行全台大搜索,除直搗綠營的嘉義縣政府外,還約談前後任嘉義縣長陳明文、張花冠,以及前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等六十人,結果,被外界形容成「毀滅式」且不符比例原則的搜索與約談後,縣長張花冠、立委陳明文與張景森等前朝政要,案經檢察官漏夜偵訊,居然全都交保或請回。

 

        雖然張花冠幽默表示「這是凸顯我的行情」,陳明文則公開聲明對於司法感到遺憾,因為此舉是「人格抹殺」,其妻廖素惠有感而發指出「馬英九政績沒表現,慣以不公的司法手段毀滅民進黨政治人物的人格,更質疑國民黨的手法是有計畫,致台灣司法沉淪,成為執政黨打壓異己的工具,這是台灣民主的哀歌」,更質疑當局是否為轉移林益世涉貪案焦點,早在搜索前三天就由民代喉舌在政論節目上提前預告,於此可見檢調辦案的公正性站不住腳,而張景森則對中國時報的報導說明如下:

        「檢調單位七點就來"拜訪",說要請我到調查局說明'"一下"。原來是台中朋友春龍建設的潘忠豪先生,他曾在二零零四年捐給台中醫界聯盟百萬,隔年捐給某文教基金會百萬元,這兩筆捐款都是我勸募的,但並不是給我的錢,所以支票上收受人就是台中醫界聯盟、捐款給某基金會的錢,也有入帳登記並開立收據,實情就這麼簡單。但檢調懷疑這兩筆錢與春龍建設的香草藥草園區開發案有關,他們把這兩筆公益捐款當成賄款來辦,總共問我十七個小時。事實也很簡單,這園區BOT案主辦機關是嘉義縣政府,中央主管機關是農委會,不是經建會,縣府的招標及執行過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也使不上甚麼力。檢調復訊後,最後並沒有對我採取任何強制處分,讓我回家!!看到漫天蓋地的媒體報導,說我"坦承收錢,但辯稱是私人借貸",這是子虛烏有的抹黑,傷害極大,相信司法調查清楚後,也無法弭補我的傷害。請媒體報導或平評論時,不要繼續抄襲今天這個不實的傳言!!

        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亦質疑檢調機關動用不成比例的大批人馬辦一個七年前的老案,希望嚴守公正辦案立場、毋枉毋縱,畢竟「在公家機關中,人民對司法機關的信賴度最低,只有二十五%,是公家機關最低,其來有自」,民進黨中常委也普遍認為,相較於特偵組偵辦林益世涉貪一案,檢調辦藍辦綠的標準明顯不一。該黨立法院黨團隨後在記者會抨擊司法,希望「不要成為打擊異己的政治鬥爭工具」,令人懷疑企圖「圍魏救趙」、轉移焦點,而法官出身的立委吳秉叡更是強調,整起案件「舊案新辦、小案大辦、大砲打小鳥」不符合比例原則,一天之內出動這麼多檢察官大規模搜索,有刻意放大辦案過程嫌疑。檢方對外界質疑有政治操作之嫌,強調暗中清查、監控長達二年,為避免擠牙膏式的傳訊引發人心惶惶,因此一次約
談所有相關人士,才會動員那麼多人力,原本七月底就要行動,適巧高雄地檢署也同步偵辦才聯合行動。

        檢方的「雷厲風行至少比擠牙膏式好」說詞,固然冠冕堂皇,但弔詭的是最新一期《壹週刊》適巧要獨家報導林益世收賄的案外案,發覺與中鋼的脫硫渣廠商大地亮公司與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頗有淵源」,另一家台協公司高層和監委葉耀鵬早就熟識,曾永權和葉耀鵬扮演的角色是特偵組要進一步清查的重點;曾永權立即表態不認識大地亮的負責人,與該公司沒任何淵源,相關報導「子虛烏有」,葉耀鵬則承認客屬同鄉關係,認識台協,強調「連現在董事長是誰都不曉得」,表示他沒做爐渣生意、沒關說,與爐渣案「一點關係都沒有」,顯示在野黨指控「圍魏救趙」,似非空穴來風。

        民進黨甚且早於去年便曾公開呼籲此時此刻不應「選擇性辦案」,針對李登輝被起訴一節,指出該案已拖延十七年之久,檢調查案亦許久都無進展,但到了總統大選即屆才石破天驚般得移送法辦,不啻儼然擺明就是政治清算的另類追殺,至於李登輝本人則對特偵組指控感到「非常錯愕」與「莫名其妙」,其律師顧立雄則直指檢方起訴不符合法律要件,抱屈表示:「國家機器需要這樣無情追殺嗎」;如果再回顧今年年初的《壹週刊》,曾公布國安會和調查局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進行監控,甚且還披露敏感的情資調查表格,透露調查局大手筆指派二十八人秘密進行工作,導致民進黨抗議情治系統涉嫌情資蒐集,立院黨團亦指控國安會違憲、違法指揮調查局監控蔡英文,直指馬英九的國安會違法是「台灣版的水門案」、民主醜聞

        然而,朝野似都忘記現階段的台灣,其實是由特務系統的徒子徒孫在統治著,誠如眾所周知的權貴子弟中,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之母葉霞翟為戴笠秘書、警政署長王卓鈞之父王魯翹也是戴笠手下,( 王父還奉命刺殺汪精衛呢 ),至於馬英九的外公秦承志也是戴笠手下,這一批大特務戴笠手下的特務徒子徒孫,經過蔣經國本人負笈蘇聯學得 KGB 特務本事之傳承,中華民國或台灣的政壇或情治系統便被特務牢不可破得掌控,故而奠定馬英九今天的地位;其中有關國民黨以司法手段毀滅政治人物人格方面,據中共所出版的《民國司法黑幕》書目所載﹕「朕及法律」、公堂之上的荒唐、「檢而不察、察而不明」、法律也怕洋人、鐵窗黑幕、傾斜的天平、司法腐敗的法律源流等十二章標題委實令人怵目驚心,設若再看內容述及「于右任驚呼『 有如此辦案者』?」「司法院成了同鄉會」「從獨立精神到奴隸人格」「不弄錢、吃什麼?」「檢察官越下越妙」「特務參與獄政」「以色亂法,縱放人犯」「封建剝削的守護神」等等,讀後心驚膽跳之餘,頓悟時下之肅殺氛圍,簡直就是歷史在台灣重演,特務的徒子徒孫們正肆無忌憚玩弄著司法。

最後更新 ( 2012/08/03,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