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獨立建國的四把火

台灣獨立建國的四把火 PDF 列印 E-mail
2008/04/10, Thursday
十九年前的明天(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自由時代》創辦人鄭南榕先生因刊登許世楷教授的台灣新憲法草案,遭國民黨統治當局控以「叛亂」,在警察前來拘提時,引火自焚抗議! 在我們準備紀念鄭南榕殉道十九週年的前夕,不幸又傳來自焚消息。「海洋之聲」台北台台長廖述炘先生,憂心於此次大選結果,於本月一日深夜在電台自焚身亡。自焚前他曾表示要效法鄭南榕,喚起台灣人意識。 生命誠可貴,但有人為了理想而捐軀死諫,我忍不住內心的悸動!回顧歷史,至今為了台灣獨立而自焚的殉道者,已有四位: 第一把為台灣獨立自焚的火,是一位「外省人」朱文光點燃。一九七九年底和八○年初,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和林義雄家宅命案,正當政治氣氛陰霾不開之際,一九八○年的三月廿九日,有一位中國湖南籍的四十八歲司機朱文光先生,在台北孫文紀念館前仁愛路上,將自己鎖在車內,引火自焚而死。他在路旁留下寫有「白浪滔天,萬人泣血」標題的遺書,內容除敘述他顛沛流離及在軍中被迫害(曾遭活埋險些喪命)的經歷之外,還表明來台了解台灣的悲慘歷史後,終於體會台灣獨立的意義,並表示極力支持台灣獨立。翌日的報紙只以豆腐干大的篇幅報導這件自焚事件,但對於遺書中有關台灣獨立的主張則隻字不提。幸好朱文光在自焚之前,曾留一份遺書在當時筆者任職的《八十年代》雜誌社信箱,才得以明其心志。 引燃第二把為台獨自焚的火,是鄭南榕。他在解嚴前後創辦的《自由時代》一系列雜誌,是當時民主運動陣營中頗受歡迎的刊物。一九八六年五月十九日,鄭南榕發起的「五一九綠色行動」,兩百多名「黨外」人士(當時民進黨尚未成立)在台北龍山寺示威靜坐,抗議長期戒嚴。一九八七年二月,鄭南榕與陳永興、李勝雄等人發起「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冒著被捕的危險,在全島多處舉行演講遊行,突破二二八禁忌。所以鄭南榕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有其不可磨滅的地位。尤其是一九八九年他這把死諫的烈火,點燃了九○年代台灣民主化的曙光。 引燃為台獨自焚的第三把火,是詹益樺。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鄭南榕出殯,正當長達兩公里的出殯行列受阻於總統府前的路上(今凱達格蘭大道)時,一位出身高雄縣「農民權益促進會」、投身台灣民主獨立運動的基層義工詹益樺,面對著統治當局的拒馬及千名警員,也引火自焚,搶救不及去世。 為台獨自焚的第四把火,是前述的廖述炘。(詳略) 緬懷先烈,我不期然想起曾經參與謀刺希特勒失敗、引爆手榴彈自殺的德國將領Tresckow說過:The worth of a man is certain only if he is prepared to sacrifice his life for his convictions.意思是說,一個人願為信念犧牲生命,其人才有價值;馬丁路德金恩也說過:「一個人不為某種目的而死,是不適宜生存的。」 先烈們懷抱著高超的理想與無私的精神,用自身做火種,以絢爛奪目的火燄,向國民黨統治集團作嚴厲抗議,向台灣同胞作莊嚴的告白。 然而此次大選後,我又不禁懷疑,當這個社會有半數以上的選民不在乎總統曾是一個長期效忠獨裁政權、將侵占自國家的黨產變賣轉讓、將公款入私帳、拿外國綠卡、說謊欺瞞…的人,如此麻木不仁的民眾,怎麼可能對先烈的自焚死諫有所感動?他們不給予污名化已屬萬幸。所以,希望自焚的火焰到此為止,留取有用之身,一起投入民眾啟蒙工作,或許才能讓台灣起死回生。 (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www.jimlee.org.tw)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