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波海旅思

波海旅思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李筱峰   
2012/09/12, Wednesday
上月中隨團去波羅的海三國及俄羅斯旅遊。見聞良多,擇一二分享國人。

 

我迫不及待要先說,我們從莫斯科轉機要進立陶宛時,登機前驗證人員要看我們立陶宛的簽證。我們回答,台灣來的不用簽證。該員說:「你們護照印的是China!」原來他看到一位團員的護照是舊本,封面還未加印Taiwan字樣。經由其他團員出示印有Taiwan的新護照,並經該員請示上級確定我們是台灣團,立刻放行。我們果然體驗到名副其實的「台灣」絕對勝於假「中國」之名。

在俄羅斯機場的洗手間,我遇到兩個看似幼稚園大班的男孩。我問他們哪裡來?他們答中國浙江,同時反問我也是中國人嗎?(大概他們聽到我講著他們也能聽懂的話)我回答「我不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但見小孩子皺著眉頭問:「台灣也是中國嗎?」我說:「台灣不是中國,不過,台灣和中國要和好相處,好不好?」兩個小孩頻頻點頭微笑說「好,好!」幾句簡短對話,我感觸良深。兩個還未深受政治意識形態洗腦的小孩,聽到要和好相處,直覺叫好。相信他們進了學校接受那套「中華民族大一統」政治神話之後,可能就會對我咆哮「台灣是我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忽然想起教育學家裴斯塔洛齊的一句話「小孩是大人的導師」,沒有受過污染、沒有太多包袱的孩童的言行,絕對值得那些充滿包袱、充滿偏見的大人們反省。

在立陶宛的舊都考納斯逛商店,我們團員黃淑純原本挑好準備購買的東西,因發現是中國貨,就對店員說,「這個made in China,我不想買。」很意外地,那位店員會心一笑:「我瞭解,你們不喜歡中國,就像我們不喜歡俄羅斯一樣!」立陶宛過去屢受俄國宰制,與受中國威脅的台灣處境相似。也誠如愛沙尼亞當地導遊對我們說的,「愛沙尼亞的處境,和你們台灣很像,都位於海上航道的要衝,常受外來政權的宰制」。其實我們不是不喜歡中國,如果中國願意平等對待台灣,視如兄弟之邦,就像上述那兩個純潔的小孩那樣喜愛「和好相處」,我們不會不喜歡中國。

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我問當地導遊,蘇聯統治時代如何對待立陶宛的歷史?他回答,蘇聯統治時,只能讀俄國史,教材中很少有立陶宛歷史,獨立之後,才能讀立陶宛的歷史。果然外來政權的教育皆然,兩蔣時代台灣人不知台灣史,直到本土政權出現才有些改變。但現在隨著親中勢力的復辟,台灣本土文史的教育又將面臨威脅。

波羅的海三國在一九九○年牽手護祖國,爭取獨立而成功;台灣效法之,也於二○○四年牽手護台灣,拒絕中國飛彈,引起世界注目。可惜覺醒不徹底,又讓中國勢力復辟。走訪波海三國,反省自己,想著台灣有五十四%(六八九萬)選民支持「聯共制台」的政黨,那是波海三國不可能發生的。有沒有志氣,就差在這裡!

 
< 前一個   下一個 >